“把投资款退给你吧”,蓝海变血海,区块链媒体正批量死亡中

频道:资讯 标签: 时间:2018年04月24日

1524530779776.jpeg

老铁,还能加个LOGO位置吗?

 

“算了不做了,及时止损”

 

“唉!竞争太激烈,看不到未来。”

 

北京某写字楼一楼的一家茶馆里,已在业内小有名气的某区块链媒体创始人M君,深深的吸了一口烟,摇头叹道。

 

出现在硬币君面前的他,头发很长,胡子也没理,整个人显得没有精神,甚至有些颓意。

 

就在两个月前,他还意气风发,斗志昂扬。

 

春节前,M君拿到了业内一位大佬市值几百万人民币的虚拟币,作为他创办区块链媒体的天使投资。

 

就在他招兵买马,准备大干一场的同时,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只过了一个春节,区块链媒体便如雨后春笋般疯狂诞生,整个行业陷入了白热化的竞争。

 

春节期间,“3点钟无眠区块链群”成为现象级热门话题。群里每天上万条信息;大佬们发的红包有百万以上。短短几天,“3点钟”病毒式发酵,成为了区块链第一社群。

 

参与者热情高涨,未入局者唯恐错失。

 

区块链媒体更是如此,业内人士估计,大大小小与币和区块链相关的媒体多达成百上千家,竞争甚至还没有开始,一日变血海。

 

传统媒体开辟区块链板块,新的自媒体不断涌入,资本也唯恐错过四处撒网。火星财经便上演了成立短短20多天便以估值1.5亿融资的神话,巴比特、深链财经、虎尔财经等先后宣布获得融资。

 

“风口吹起来,不会给你打招呼”。这样的局面让M君措手不及。“身边好多朋友都去了区块链行业,大多数选择了媒体。一夜之间冒出了几百家,太夸张了。”

 

“写点啥东西,发现大家写的都一样;想做论坛,发现到处都在开论坛;想过做培训,嘉宾都还没邀请好,发现已经培训已经被做烂了;想做行情,发现这个市场根本不缺行情;想做APP,发现其他家的APP都已经上线了。”

 

“谁也不比谁聪明多少,你能想到的大家都能想到。”

 

市场高度同质化的竞争,让M君感到无奈和迷茫。最终,他选择了掉头。

 

最为郁闷的是,当初的虚拟货币投资,M君并没有立即提现,而到目前已经缩水不少。但在他看来,坚持已经没有意义,他毅然退掉了投资资金,新租的办公室也退掉了,损失了好几万块的押金。

 

“算了,不做了!及时止损!”

“收入掐断,日子能不难过么?”


和M君面临同样困境,且抱着同样想法的并不是孤例。

 

Z君是沪上一家区块链媒体创始人,同样也在春节后的野蛮爆发期拿到了数百万天使投资。

 

但最近一段时间,硬币君发现,他所创立的公众号已经很多天没有更新了。

 

“整个区块链行业就那么大,受关注的人就那么几个,现在又不能涉足币圈,哪有那么多新闻?”Z君回应道。

 

他坦言,好不容易有个新闻,茫茫多的公众号写的都是一样的内容。有时候会产生自我怀疑,做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而且区块链行业用人成本高,花了大价钱挖过来的记者,每天除了更新几条快讯,没什么事做,好不容易憋出来的稿子,点击量也就那么点,也很打击人。”

 

硬币君注意到,和Z君的公众号一样,停止更新的自媒体不在少数。随手点开此前关注过的公众号,好多家也就在3月初更新过文章,有些也时隔好几天甚至一两周才更新一篇,有些则发过几篇之后再也没有消息,大量门户媒体也都经常转载其他媒体的文章,原创内容的缺乏成为行业一大通病。

 

而除了内容奇缺,收入来源也是这个行业面临的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已打退堂鼓的M君称,如果仅仅是个人做的自媒体,一人吃饱全家不饿,靠给项目发发稿子,还是可以勉强活下来。如果是公司化运作,想要靠媒体传统业务赚到钱,太难了。

 

他称,币圈监管还不严的时候,网上报的一家媒体一个月收入几千万,那是行业好,也没这么多媒体竞争。现在有些区块链项目宣传稿子,你报价一万,别人报5000,有些自媒体报2000,你能怎么样?

 

Z君亦表示,网上说一家媒体月收入几千万,发一篇稿子10万块,听上去美滋滋!冲进来之后才发现,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去年9.4之后,ICO被叫停。这条在之前的币圈生态中,媒体最为依赖的收入来源被堵死。

 

“收入源头被切断,另一方面又陡增这么多家媒体嗷嗷待哺,日子能不难过么?”

 

Z君称,当前的政策环境,炒币也被禁止。让我天天去关心区块链技术,如何改变全人类,跟我有毛线关系?手下人还要吃饭啊!”

 

无论是内容,还是其他各个方面,几乎包含各种自媒体能做的一切事情,都存在严重的同质化竞争。僧多粥少,在区块链媒体行业体现的尤其显著。

 

“先不做了,等明朗再说吧”


似乎在不经意间,本是属于竞争关系的各个区块链媒体间,联络和互动多了起来。各种线下聚会和讨论也成为工作之余的日常。

 

每每有活动,会议,论坛,也都相互吆喝,彼此站台支持,看上去热热闹闹。

 

“实际上大家都很迷茫。项目都上马了,有些又拿了投资,哪那么容易说不干就不干呢?”北京一业内人士直言:“一个新兴的行业,爆发出那么多媒体,这本身就不正常。肯定容不下那么多数量。而这种抱团实际上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最终还是得利益说了算。”

 

他认为,除了有优质内容输出的几家头部媒体之外,其他的基本都会倒掉。拿到了投资的可能会走的远一点。但最终,能够由于持续、优质的内容产出,在行业树立影响力,才能够吸引读者聚集。

 

同时,也还会存在一些单兵作战的自媒体,成本低,比较灵活,在里面小打小闹也能勉强过的滋润。

 

“可能会有28开吧,甚至19。只有十分之一的能够存活下来,还不一定能活的滋润。还在这个行业里面的,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吧。”

 

而早已打了退堂鼓的M君还曝出了一个很惊悚的说法:目前的激烈竞争下,已经有些媒体演变出了新的“赚钱花样”。

 

“以前,是发负面,收保护费;或者是收钱发软文。现在是收了钱,去发竞争对手的负面。不仅仅是币圈,媒体圈也跟着烂了起来。”这也成为M君下定决定退出币链圈的重要原因之一。

 

这也让硬币君感到不寒而栗。

 

“服务员,再拿一包烟!”一个小时的时间里,M君抽完了一整包香烟,大多数还没抽完便被掐灭,烟灰缸里堆满了大半截烟头。

 

“先不做了,等明朗一点再说吧。”远在上海的Z君也在微信里这样回复。

 

 

文章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Email:8467915@qq.com
Copyright © 2018 GScaijing.com 版权所有 | 格时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