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時財經首頁
  2. 新聞
  3. 資訊

從天堂到地獄!只用一年,比特幣挖礦的“死亡遊戲”

“10個多月總共投入了800多萬,現在手上就剩5萬塊錢,都不夠交3天電費,只能關機都賣了。”阿星低頭刷着手機上加密貨幣APP幣價行情,剛滿33歲的他面容疲憊,甚至略顯老態。

今年3月底,阿星準備關掉運營不到半年的新疆礦場,賣掉2000多台螞蟻礦機和手中的全部加密貨幣資產,從此告別礦圈。

“太折騰了,去年豐水期先在四川大涼山裡建了礦場,枯水期又拉到新疆,搬運遷徙途中礦機大量破損、掉算力不說,還被物流快遞員敲詐‘上門服務費’,為了找電真是什麼罪都受了。”阿星眼中布滿血絲,苦笑自嘲,“挖礦不到一年,我爸說我看着老了10歲。”

在2018年比特幣挖礦熱潮推動下,為了獲取低廉電費,新疆、內蒙古、四川、雲南、河南等偏遠地區,大大小小的加密貨幣礦場依山傍水,逐電而立。

“2000台規模只能算小礦場,去年年底,1萬台以下的小礦場差不多關閉了百分之七八十,行情太熊了,電費又拼不過大礦場,沒辦法,總不能一直虧吧。”阿星向互鏈脈搏表示,2018年以前開礦場的都賺翻了,那時候躺着賺錢,但2018年一季度以後入場的基本都虧錢了,大部分中小礦場主都已紛紛離場。

礦場的“大蕭條”直接傳導到挖礦產業鏈的最上游礦機生產商。從2018年第四季度迄今,比特大陸、億邦國際等礦機巨頭不斷傳出營收陷入巨虧、大規模裁員和減產求生等負面消息,礦機生產商正面臨著主營業務急劇下滑的尷尬處境。

3月26日,比特大陸發內部信稱,赴港IPO申請已經失效。至此,包括億邦國際、嘉楠耘智在內,三大礦機巨頭赴港上市全軍覆沒。

日前,互鏈脈搏曾針對三大礦機巨頭IPO申請失效事宜向香港交易所相關負責人發送郵件採訪函,但截至發稿前,尚未收到港交所方面的答覆。

儘管億邦國際已重新向港交所提交IPO招股書,比特大陸也宣稱將重啟上市工作,但在當前行情持續低迷,大量礦場主撤退的情況下,礦機廠商的再上市之路勝算幾何?

事實上,不僅是礦場主和礦機廠商,加密貨幣行情的持續低迷已經讓整條挖礦產業鏈都面臨著“崩盤”的風險,加密貨幣挖礦造富的神話正在加速破滅。

單台利潤暴跌近50倍 華強北礦機“大撤退”

在整條挖礦產業鏈中,受衝擊最大最直接的莫過於有着全球最大“礦機銷售集散地”之稱的深圳華強北。

“去年這個時候,我每天能賣出去1200台礦機,飯都不用吃,那時候躺着賺錢,根本不愁沒客戶,最擔心的是沒貨(礦機)。”29歲的李娜面前擺放着三台黑色的iphone Xs Max,她雙手熟練地在三個微信號之間來回回復客戶消息,在華強北賽格廣場賣了一年多礦機的她早已習慣說話長時間低頭回微信,只有在提及去年的銷量時,才興奮地抬起頭,然後又迅速低頭盯着手機。

“現在行情不好,利潤太低了,去年行情最好的時候,1台礦機利潤差價最高能賺2萬元,平均1台礦機利潤也在500塊左右,現在賣1台能賺幾十塊錢就很不錯了。”李娜向互鏈脈搏表示,很多礦機商鋪賣1台礦機利潤只有10塊錢,甚至利潤5塊錢/台也賣。

從天堂到地獄!只用一年,比特幣挖礦的“死亡遊戲”

(華強北礦機生意冷清,商鋪“無人值守”)

李娜原來是華強北賽格電子廣場某礦機商鋪的大客戶經理,但最近選擇了單幹。“單台礦機利潤空間相比去年下降了四五十倍,我們拿10個點的利潤提成,現在賣一台礦機利潤10塊,我們提成才1塊錢,賣一萬台礦機才掙1萬塊,太虧了。”

礦機利潤空間急劇萎縮嚴重擠壓了華強北商鋪的生存空間,絕大多數賣礦機的商鋪選擇了撤離或者轉行。

“我這裡每月租金1.3萬元,現在賣礦機租金賺回來都費勁,利潤還不如賣筆記本電腦呢,我們對面原來十多家賣礦機的,現在全撤了,行情不好沒客戶上門啊。”華強北賽格電子廣場四樓的李先生向互鏈脈搏表示,原來整個賽格廣場至少有200多家礦機商鋪,現在剩下不到20家,還有不少仍在陸續撤離。

從天堂到地獄!只用一年,比特幣挖礦的“死亡遊戲”

(大量礦機商鋪“撤離”轉租)

“很多老闆把老本都給虧進去了,現在倉庫里積壓着一堆礦機,低價賤賣又不甘心,等行情好點再出手,還能少賠點兒,我倉庫里也有好多,你要嗎?便宜給你。”李先生指着店鋪角落裡的阿瓦隆礦機手寫廣告牌,他轉行賣筆記本電腦的同時,仍然在兼着賣礦機,“現在的行情誰說得准呢,說不定牛市就來了,央行不也準備發行數字貨幣嘛。”

但在華強北,並非所有礦機商鋪都面臨生存危機,有少數實力雄厚的礦機公司開設的店鋪依然在堅挺。

“雖然行情不好,但我們的生存壓力相對沒有那麼大,因為從研發、生產、銷售、礦場和交易所等一條龍我們都有,我們倉庫里一台礦機都沒有,有庫存全部拉到礦場去挖幣,有訂單直接到工廠下單生產。“華強北某礦業商鋪的黎先生向互鏈脈搏表示,華強北的大多數商鋪都是貿易商,只能靠中間利潤差價賺錢,盈利模式單一,行情不好的時候抗風險能力都很弱。

“我們在四川、新疆、雲南等地方還有很多礦場,最大礦場總負載15萬千伏安,有2—3萬台顯卡礦機在挖礦,礦機不好賣的時候,我們礦機託管業務發展就很好。”黎先生向互鏈脈搏透露,很多小礦場主、散戶礦工等都把礦機給我們託管,礦機託管的收益也還不錯。

不過,黎先生也坦言,在熊市,公司的加密貨幣、礦機銷售和挖礦業務貢獻收益都在急劇銳減,現在日常現金流依然要靠其它金融業務來輸血。

幣價波動不確定性成為挖礦行業“命門”

事實上,無論是華強北礦機商鋪的“大撤退”,還是深山老林里比特幣礦場的“關機潮”,其最直接的根源是比特幣幣價波動的不確定性,幣價波動牽扯着整條挖礦產業鏈各個環節的神經。

對於產業鏈下游的礦工和礦場來說,幣價的漲跌直接決定了其收益、回本周期和挖礦的積極性,而在產業鏈中游的礦機銷售端,幣價的波動更是影響着礦機銷售價格的起伏和市場供需。

但整體來看,幣價波動不確定性給產業鏈中下游帶來的影響,最終全都會體現在產業鏈上游礦機廠商的主營業務上,甚至可以說幣價的漲跌直接決定着礦機生產商的業績情況。

在比特幣行情好的時候,比特大陸、嘉楠耘智和億邦國際曾賺得盆滿缽滿,如2017年三者營收業績分別高達25億美元、13.08億元和9.78億元。

但從2018年第二季度開始,比特幣價格一路下跌,礦機巨頭的業績就不那麼好看了。據《財經》雜誌報道,比特大陸從2018年第二季度開始已經由盈利轉向虧損,其2018年全年或虧損超過10億美元。其他兩家礦機廠商雖未公開2018年具體業績,但從億邦國際近期宣布減產今年礦機產量來看,其主營業務礦機銷量增長恐也遭遇瓶頸。

從天堂到地獄!只用一年,比特幣挖礦的“死亡遊戲”

(BTC近一年價格趨勢圖)

另一方面,幣價波動的不確定性嚴重影響着資本市場對礦機廠商進行定價。以比特大陸為例,按照其招股書披露,2017年度比特大陸有27%礦機銷售收入是通過加密貨幣支付的,截至2018年6月30日,比特大陸的總資產中約有28%為加密貨幣,但比特大陸對加密貨幣的計價採用成本法而非之前大家普遍採用的市場公允價,也引發了專業註冊會計師和資本市場的質疑。

如近期,中國註冊會計師協會理事馬洪針對比特大陸針對加密貨幣的會計政策、無形資產減值測試以及加密貨幣相關收入的確認與計量等方面提出了六大質疑。

而早在2018年11月底,一位註冊會計師在接受互鏈脈搏採訪時就曾表示,比特大陸將加密貨幣資產按照成本法記賬,看似避免了幣市行情大幅波動的影響,但最終變現還是要按照公允價值計量,一旦加密貨幣價格大幅下跌,將對其資產變動產生較大影響,香港交易所也將會發函詢問。

從目前三大礦機巨頭赴港IPO全軍覆沒的情況來看,幣價波動的風險已經是一塊阻礙礦機廠商上市的“絆腳石”。

實際上,對於整個挖礦行業而言,幣價波動的不確定性都是其“命門”所在。縱觀整條產業鏈,無論是礦工、礦場或礦池,還是礦機銷售端的華強北,對低迷的幣市行情都束手無策,只能看“行情”吃飯,唯有處於產業鏈上游同時掌握一定市場話語權的礦機巨頭為了扭轉被動局面,已經開啟了自救之旅。

 

礦機巨頭的“自救運動”

赴港IPO宣告失敗之後,三大礦機巨頭迅速展開了“自救運動”。

其中動作力度最大、速度最快的還是礦機龍頭老大比特大陸,其分別在人員優化、組織架構調整、加快盈利增收和主營業務轉型人工智能四大方面展開動作。

2018年11月下旬,比特幣一周閃崩30%引發“礦難”,礦機市場哀鴻遍野。次月,比特大陸為了“節流”過冬,不得不對自己“動刀”。截至目前,有公開消息稱,其裁員規模達到50%,裁員部門涉及AI、礦池、礦場以及BCH哥白尼客戶端團隊等。

在高層組織架構方面,為了解決吳忌寒和詹克團兩人路線之爭的分歧,兩人同時卸任比特大陸聯合CEO,由原任產品工程總監王海超出任CEO。詹克團仍為公司董事長,而外界盛傳離職的吳忌寒繼續擔任公司董事。

同時,為了改善急轉直下的業績收入,加快資金回籠,比特大陸先是在3月初趁着萊特幣大漲,狂甩10萬台萊特礦機,收回3000萬元資金;緊接着,在3月下旬又斥資8000萬美元在國內建設20萬個礦機,利用豐水期的廉價水電,快速增加加密貨幣資產業務收入。

而億邦國際由於陷入了7納米礦機研發掉隊的困境,在主營業務調整上採取了減產求生的保守策略。3月初,億邦國際公布2019年將生產40萬台比特幣礦機的計劃,而這一目標與它曾半年賣出30.9萬台礦機的業績明顯大幅縮水。

嘉楠耘智在改善業績收入方面儘管沒有公開計劃,但其近期宣布完成了一輪金額高達數億美元的融資,希望通過引進傳統風險投資來推進公司主營業務。不過日前有知情人士稱,嘉楠耘智雖宣布完成融資,但實際上無任何新投資人進入,已融資金均來自公司已有股東。

最後,為了避免主營業務過度單一的風險,比特大陸和嘉楠耘智在今年更加明確了要轉型人工智能的目標。

比特大陸在3月26日的內部信中稱,公司將聚焦在數字貨幣和人工智能芯片以及基於此的產品和服務。嘉楠耘智則在3月上旬稱,接下來將以芯片為切入點,搭建人工智能和區塊鏈的生態平台。

但人工智能行業人士對其似乎並不看好。一位專註AI芯片領域投資多年的投資人向互鏈脈搏表示,“比特大陸和嘉楠耘智的芯片主要是為了滿足挖礦,但人工智能芯片當前更多需要突破的是架構創新和聚焦行業應用場景,包括了芯片成熟度、客戶認可度和在細分領域的競爭力,只有滿足這些條件,才能真正帶來真金白銀的收入,但這需要長時間的建設和積累才能做到。”

因此,短期來看,比特大陸和嘉楠耘智靠轉型人工智能將很難對主營業務的收入產生實質的貢獻,不僅如此,從當前國內AI芯片企業的生存現狀來看,人工智能芯片研發是一個燒錢的“無底洞”。

從三大礦機廠商的“自救”動作來看,無論是甩賣礦機,還是抓住廉價豐水電的機會加快獲取加密貨幣收入,其主營業務都難以獲得持續穩定的預期增長模式。

 

赴美上市勝算難測, 礦圈“造富神話”或將終結

在過去幾年時間裡,加密貨幣市場爆發造就了不少億萬富翁,隨之而興起的挖礦行業同樣是一台龐大的“造富”機器。三大礦機巨頭能夠在極短時間內快速崛起,更是直接得益於整個挖礦行業的發展,但如今,三大礦機巨頭的後市走向也關乎到整個挖礦行業的興衰。

對於當前的三大礦機巨頭而言,無論是加快研發量產更大算力的礦機,還是轉型人工智能業務,都需要龐大的資金和更多的融資渠道作為支撐,上市早已迫在眉睫。

但從此次赴港IPO全軍覆沒的情況來看,傳統資本市場對於加密貨幣和挖礦行業似乎並不完全認可。另外,此前行業寄予厚望的科創板也並未將區塊鏈或挖礦行業作為重點培植對象。

對於礦機廠商來說,要想在國內登陸資本市場,困難重重。在此背景下,礦機廠商開始退而求其次,將目光瞄準了美國納斯達克。

今年1月,嘉楠耘智宣布準備到納斯達克上市,並計劃早期融資10億美元(約69億人民幣),初步材料已經遞交。

那麼,港股IPO折戟後,轉戰美股會是明智之舉嗎?

中國註冊會計師協會理事馬洪向互鏈脈搏表示,礦機廠商如果去納斯達克上市,成功的可能性會更大一點。“美國等國家的法制比較健全,金融體系更為完善,以前像阿里巴巴等互聯網企業在香港都無法上市,但是去了美國基本都行,說不定礦機廠商在納斯達克上市帶來創新也有可能。”

但一位不願具名的專註美國STO領域的律師則向互鏈脈搏直言,港交所IPO都沒有成功,三大礦機廠商赴美上市的成功概率會更低的。

“礦機廠商在納斯達克能否成功上市需要具體參考美國納斯達克的上市條件,並進行綜合判斷。”上海市錦天城律師事務所陳如波律師認為,2018年美國證監會(SEC)曾針對加密貨幣領域多次發布監管聲明,美國眾議院也曾在去年6月份通過了防止非法使用比特幣、DASH、ZCASH等加密貨幣在內的H.R.6069號法案,這意味着美國金融監管機構對於加密貨幣或挖礦領域的監管也並不寬鬆。

綜合來看,對於礦機廠商轉向納斯達克上市能否成功,目前還難以定論。但可以肯定的是,隨着三大礦機巨頭赴港IPO團滅,加密貨幣挖礦行業的低谷期已經來臨,而礦圈的“造富神話”時代或將徹底終結。

本文來自互鏈脈搏,本文觀點不代表格時財經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資訊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資暗示。鑒於中國尚未出台數字資產相關政策及法規,請中國大陸用戶謹慎進行數字貨幣投資。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聯繫我們

郵件:dgwindow@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