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時財經首頁
  2. 新聞
  3. 資訊

Facebook的發幣陽謀

Facebook,這家號稱不以賺錢為主要目的的社交巨頭坐擁20億月活用戶,並成為年收入超過550億美元的商業帝國。6月18日,Facebook宣布Libra計劃,成為“古典”互聯網中第一個試水加密貨幣的公司。巨頭入場,在金融界、科技界、區塊鏈創業群、監管機構圈層,均引發漣漪。

Facebook的發幣陽謀

“幣圈”人士和區塊鏈從業者倍感鼓舞,將其視為主流社會接納加密貨幣的里程碑事件,也給遭遇信用質疑的區塊鏈創業打了強心針;傳統華爾街金融機構感到壓力,除了警惕硅谷科技巨頭搶食金融服務業務之外,也擔心超大體量數字貨幣流動,恐擾亂金融秩序。

外界探討Facebook“發幣”真實目的的同時,也在觀測一場“試驗”—— 在數字經濟時代,區塊鏈如何實現超大體量的低成本且安全的價值交換;當技術改變商業協同方式之際,平台型公司要如何平衡控制力和開放性,應對市場競爭並保持創新活力;以及在面臨各國數據和金融監管的複雜環境下,Facebook的示範效應,可能為加密貨幣的未來發展,劃定怎樣的路徑和邊界,又給創業者和競爭對手留下哪些探索的空間。

在距離Libra真正誕生的前夜,馬克·扎克伯格位於舞台中心,他似乎懷揣着一份讓Facebook變得更好的方案,但解決問題的同時,也正在揭開更多新的質疑。

Facebook的發幣陽謀

Libra項目是如何誕生的?

在美國《連線》雜誌的報道版本中,時任即時通信業務Facebook Messenger主管的大衛·馬庫斯(David Marcus)是Libra項目背後的關鍵人物。

2017年末的多米尼加共和國海灘上,大衛·馬庫斯(David Marcus)在休假時思考一個長期縈繞的問題:如何建立一個貨幣互聯網——一個全球無間隙的貨幣網絡,可將世界上無法獲得銀行服務的手機用戶納入這個網路。在思考的過程中,大衛·馬庫斯覺得Facebook應該開始建立自己的加密貨幣。

他給馬克·扎克伯格發去的短信,收到後者積極的回復。

當時,Facebook已經在即時通信產品中推出轉賬功能,開始只支持美國地區,兩年後拓展至歐洲。主管通信業務的馬庫斯無疑在開拓支付類新產品方面具有豐富的業內經驗。

馬庫斯曾是美國支付業巨頭Paypal總裁,在任期間Paypal收購點對點支付公司Venmo母公司Briantree。Venmo目前用戶超過4千萬,是美國年輕人中流行的小額轉賬類APP。但和Paypal的邏輯不同,平台型的Facebook不需要直接將支付變現,只需要把用戶鎖定在自己的平台上,就可以通過主營業務廣告獲得豐厚收入。

馬庫斯建議Facebook進入加密貨幣領域之際,正值公司在歐美地區遭遇用戶增長停滯的困境中。濫用數據醜聞持續發酵後,Facebook不僅遭遇歐美輿論廣泛質疑,而且面臨更嚴苛的監管環境。

2018年二季度到來的歐洲“通用數據保護條例”(GDPR),迫使Facebook調整隱私政策,讓用戶決定自己的數據如何被收集。這將影響Facebook以海量數據分析進行精準廣告推送的核心營收邏輯。

Facebook的掌門馬克·扎克伯格需要一份解決方案——尋找新的用戶,並在歐美主要市場重新建立信任。

隨着區塊鏈技術逐漸從比特幣系統中剝離出來,其共識機制、密碼學原理和分布式數據存儲正在進行大規模的行業應用探索,Facebook似乎找到了路徑。

2018年1月的個人年度目標公開信上,馬克·扎克伯格表示, “(世界)正出現一些重要的反趨勢——比如加密技術和加密貨幣——從中心化的系統中獲取力量,並將其重新置於人們手中。但它們有可能更難控制。我有興趣深入研究這些技術的積極和消極方面,以及如何最好地在我們的服務中使用它們。”

當時,還沒有多少人料到,Facebook在18個月之後宣布了自己牽頭的Libra計劃——建立一套簡單的、無國界的貨幣和為數十億人服務的金融基礎設施。

根據Libra白皮書,“全球仍有17億成年人未接觸到金融系統,無法享受傳統銀行提供的金融服務,而這當中,有10億人擁有手機,近5億人可以上網。”如果Libra的基礎設施可以如願搭建,將有助於Facebook在非洲、拉美等欠發達國家的用戶增長。得益於“網絡效應”的Facebook每吸納一個新的用戶,不僅僅是建立一層單一聯繫,而將增加整個“網絡”的價值。

在馬庫斯主動請纓獲得首肯之後,便開始迅速進行項目推進。

Facebook的發幣陽謀

領英資料顯示,2018年5月開始,馬庫斯在一年多時間裡的職位描述是“探索區塊鏈”

在之後的幾個月中,大衛·馬庫斯在公司內外部陸續招募了100名多工程師,並在Facebook的辦公樓里覓得一處相對偏僻的辦公場所。大衛·馬庫斯同時僱用了部分經濟學家和熟悉監管的律師人員。這個新晉搭建團隊面臨著扎克伯格提出的兩個難題:一來,如何用區塊鏈技術搭建一個全球性的加密貨幣,尤其關照全球仍沒有銀行服務的人群;二來,如何讓用戶放心使用。

Libra的分權治理探路

Libra項目給出的答案,就是分權治理結構——Libra由Facebook子公司Calibra搭建,但並不單純由Facebook治理。

和外界曾經猜測的由Facebook直接“發幣”不同,白皮書中稱,Libra由獨立的非營利性成員制組織Libra協會負責治理,總部設在瑞士日內瓦。以初始會員共同管理外加驗證許可區塊鏈起步的架構,經過精心設計。一來,以平權的姿態回應潛在用戶對Facebook恐濫用用戶金融數據的質疑;二來,給運行初期,可能出現的“混亂”提供“緩衝期”,包括可能的黑客攻擊或系統性風險;三來,在運行初期,由本身已經具備社會公信度和影響力的部分行業巨頭或非營利機構擔任超級節點的驗證方,給監管提供抓手。目前,Libra已有28名會員,包括金融服務巨頭萬事達卡、打車應用Uber、音樂應用Spotify、以及投資機構Union Square Ventures等。

白皮書中披露,Libra計劃在2020年上半年將吸納共同治理的100名初始會員,每個會員投票權不超過1%。Facebook的子公司Calibra也將只擁有1%的投票權。

《稜鏡》查詢瑞士工商信息顯示,Facebook在2019年5月2日註冊一家金融科技公司名為“Libra Network LLC(Libra網絡)”,該有限責任公司的業務範圍包括“尋求開發與投資活動和數據分析相關的軟件和基礎設施,以及與金融和技術相關的其他服務,包括投資、支付、融資、身份管理、數據分析、區塊鏈等。在瑞士註冊公司進一步在法律框架上和Facebook有所區分。

Facebook的發幣陽謀

圖:Facebook於2019年5月在瑞士註冊Libra Network有限責任公司

 

瑞士MME律師事務所合伙人Martin Eckert對《稜鏡》表示,Libra項目之所以選擇以瑞士為總部,由多重原因造成。除了因為瑞士作為中立國,法律體系相對穩定且可預見,也因為“瑞士具有注重隱私的傳統”。同時,瑞士監管方正積極研究並回應新商業模式可能帶來的法律挑戰,對區塊鏈創業友好,“瑞士偏向於將區塊鏈法律納入現有的民事和金融市場法律體系中,而不是分開管理。”

Martin Eckert同時表示,在Facebook牽頭成立Libra並吸引大公司成為協會初始會員之後,瑞士將對其他全球巨頭公司產生吸引力。

但以協會的方式搭建架構,無法打消人們對Facebook能否真正被其制衡的質疑,特別是在協會主管人(Managing Director) 職位仍空缺的情況下,協會的部分核心工作人員的薪水由Facebook提前支付。

Libra項目的聯合創始人、Facebook子公司Calibra主管馬庫斯在面對外媒採訪時承認,為了讓項目起步,協會需要先僱傭一些人來推動進展,主導方Facebook在現階段承擔更大的責任,但同時保證“Facebook不會向協會空降任何僱員”,在2020年Libra正式推出之際,Facebook將會退居“後排”,由協會成員選出的管理委員會來做出決策。

值得關注的是,在Libra項目公布後不久,Facebook從年初開始關於內容管理新方案也公布進展,其治理結構和Libra項目存在相通之處。Facebook稱,將成立獨立的內容監管委員會。

該委員會有權推翻Facebook對用戶發帖的決定,以解決平台上存在的錯誤信息等問題。Facebook將在8月份敲定監管委員的章程。在此前的徵求意見過程中,外界認為,Facebook員工不應該進入監督委員會。

以設立外部獨立委員會的方式,對具有爭議且有公共性的業務,進行監督和制衡,似乎是扎克伯格面對外部爭議的解決之道。

它同時面臨著兩極的評價:Facebook正在推卸責任,或者正在為超出自身能力的爭議尋找一個和用戶、監管迂迴和解的空間。作出折衷方案的另一面是扎克伯格從未打算放棄鞏固Facebook的市場地位。

在6月末進行的阿斯彭創意節上,被問到“如何理解Facebook似乎正在用自己的標準監管自己”的時候時,身着標誌性灰色T恤、牛仔褲的扎克伯格表示,長遠來看,更豐富的法規將用於判斷業務的邊界,“但我們不會等”。

巨頭入場,銀行慌張

對於更為激進的區塊鏈創業者來說,對巨頭入場的態度,愛恨交織。

瑞士的區塊鏈交易所Lykke創始人理查德·歐爾森(Richard Olsen)對《稜鏡》表示,Libra項目是“舊瓶裝新酒”,在技術上缺少突破性創新,“只有在核心上擁抱金融科技創新,才可能大規模普及。Libra並沒有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理查德等區塊鏈創業人員感到缺乏新意,是因為Libra由少數超級節點驗證和授權的私有聯盟鏈起步,而不是一開始就採用更為均權的非許可型區塊鏈,類似匿名、公開驗證、無審查的比特幣。但理查德·歐爾森(Richard Olsen)同時承認,Facebook如此規模的公司進入區塊鏈領域,本身就具有“信號意義”,“就像是給所有全球的大公司吹響號角一樣,大家開始重新審視自己的戰略,並評估區塊鏈對於他們行業的影響。”

最先感受到Libra帶來壓迫感的是傳統的華爾街金融機構。

積極擁抱數字經濟的美國最大銀行摩根大通大約擁有5000萬數字客戶。而坐擁20億月活用戶的Facebook可以給Libra項目提供遠高於5000萬的拉新量。在Libra項目公布當周,紐約舉行的《財富》頭腦風暴論壇上,花旗銀行CEO Michael Corbat公開表示,在Libra項目正式宣布之前從未聯繫過自己的銀行,同時稱加密貨幣的問題之一是資金來源的不透明,將不符合合規要求。在Libra協會目前集結的28名初始成員中尚沒有任何銀行。

如果Libra項目順利搭建,將從傳統的金融業務中分食蛋糕。

以跨境匯款為例,世界銀行在2018年年末的報告稱,全球海外務工者跨境匯款資金達到6890億美元,其中發展中國家的務工跨境匯款金額達到5280億美元。但因為這批人群往往為中低收入人群,且匯往金融服務不發達的偏遠地區,因而需經過代理行或服務商的多次“接力”導致成本居高不下。例如,西聯匯款或速匯金的匯款收費大約在7%-10%左右。如果藉助區塊鏈和加密貨幣解決互信和清算的問題,即使交易費用只收取1%,也可以帶來可觀的收入。

Facebook尚未透露,計劃同Libra一同推出的電子錢包Calibra的轉賬或支付收費,但表示會低且透明。而即使不收費,因為Calibra錢包可以嵌入Messenger、Instagram等旗下產品,也可以讓Facebook深入更多用戶的消費生活。

監管態度將劃定業務邊界

監管的態度,將是決定Facebook加密貨幣項目“探險疆域”的關鍵。

為貼近合規要求,在Libra的設計上,Facebook已經買下伏筆。一來,馬庫斯一再強調,Libra只是交易媒介,和比特幣目的不同;二來,以具有內在價值的資產儲備作為後盾,削弱投機的可能;三來,以聯盟的方式治理,並宣傳讓17億無法享受傳統銀行服務的人獲得金融服務,讓Facebook似乎處在“中立”甚至“公益”的立場。但外界無法忽視Facebook本身上市公司逐利的屬性,以及曾經濫用數據的歷史。

美國瑞澤律師事務所(Reid&Wise)的律師Jonathan Dunsmoor對《稜鏡》表示,儘管Facebook以“快速行動,打破成規(Move Fast and break things)”為信條,但在區塊鏈領域創新不能只求速度,“一旦私鑰丟失,或系統被攻破,整個行業都將受到衝擊。”

Jonathan是美國證券法律師,近些年也為數字貨幣初創公司進行合規方面的法律諮詢。

Jonathan Dunsmoor稱,最令人關注的將是Libra如何應對各國監管,在合規的條件下,順利運營。在美國,美國證監會(SEC)、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稅務局(IRS),均以不同的角度看待加密資產,並各司其職,“比如,如果被看作是大宗商品屬性的實用型代幣(Utility Token),會受到CFTC的審視,而如果具有分紅、投票或分發功能的證券型代幣(Security Token)則在美國證監會的審查範圍之內。”

上周的貨幣政策新聞發布會上,當問及對Facebook加密貨幣看法時,美聯儲主席鮑威爾一方面表示,希望Facebook在推進過程中符合合規的最高要求,但同時認為,目前加密貨幣並不會影響央行貨幣政策的實施。投資人和分析師也在等待其他監管機構的態度,以判定Facebook的金融服務嘗試,到底能夠走多遠。

國會山部分議員對Facebook或藉助加密貨幣繼續鞏固市場地位的做法,表示擔憂。

美國國會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主席沃特斯表示,Facebook應停止開發該項目,直到獲得國會和監管機構複核,“Facebook擁有數十億人的數據,並一再表示無視這些數據的保護和謹慎使用,隨着加密貨幣的宣布,Facebook正在繼續不受限制的擴張,並將覆蓋範圍繼續擴展到其用戶的生活中。”

參議院銀行委員會成員謝羅德·布朗通過聲明稱,“Facebook已經過於龐大過於強大,我們不能允許Facebook在沒有監督的情況下從瑞士銀行賬戶中,運行風險更高的新加密貨幣。”

上述兩個委員會將分別在7月16日和7月17日對Facebook牽頭的Libra項目舉行國會聽證,也顯示法律制定者對巨頭入場加密貨幣的警惕,特別在反洗錢和數據隱私保護方面查漏補缺的期望。Libra項目的聯合創造人大衛·馬庫斯稱,願意出席接受質詢,目前尚不清楚扎克伯格是否一同出席。

在2019年3月,面對數據濫用的質疑,馬克·扎克伯格曾經公開表態,歡迎監管。這位曾經在IPO路演時也習慣灰色帽衫而被質疑“傲慢自我”的創業者已經學會在必要的場合穿上西裝,以顯示成熟可信的一面。

Facebook的發幣陽謀

△扎克伯格曾經在2018年4月就數據泄露醜聞赴國會接受聽證質詢

原創文章,作者:小編,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gscaijing.com/archives/21012?variant=zh-hant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聯繫我們

郵件:dgwindow@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