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时财经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百亿资金盘”PlusToken崩盘前,用户每天充值信仰

“百亿资金盘”PlusToken崩盘前,用户每天充值信仰

“你还在为升值加薪而感到钱途未卜吗?你依然为假期不够而感到身心疲惫吗?你是否在为 office 的尔虞我诈斗智斗勇?PlusToken 给你人生奇迹,信者的福报!”

“每一天与 PlusToken 同行”、“蓝天白云,阳光雨露, Plus Token与你我同在。”

“PlusToken,一个集科技与梦想的钱包。”

半年以来的每一天,Louise 都会雷打不动地发布类的朋友圈早安动态或者病毒传播宣传语。即便大盘普涨,从大饼到山寨币都在涨,Louise 也不忘在朋友圈为 PlusToken 打气宣传:“耐得住寂寞、守得住繁华”、“不炒币、只搬砖、Only PlusToken”……

PlusToken 项目炒得火热之时,有关该项目的洗脑式宣传内容在各个币圈人的朋友圈中刷屏,甚至让你怀疑自己才是没有信仰的人。

直到最近,据多位用户表示,解救 Louise 于水深火热的 PlusToken 开始无法提现,他的朋友圈就“全面转型”为岁月静好。

目前,这个疑似资金盘却未被定性的 PlusToken,正深陷崩盘危机。

曾经的梦想钱包,如今无法提现

7 月 1 日,“凤凰网区块链”官微消息称,瓦努阿图警察部队逮捕了六名中国籍人士,六人或涉嫌非法互联网诈骗,疑似 PlusToken 创始团队。两日前,英国《每日邮报》在 6 月 29 日也报道了这一消息,但报道中未明确说明是 PlusToken 创始团队。

此前据财经网链上财经报道称,与其联系的 400 多位 Plustoken 投资者无一提现成功;币圈第一资金盘项目 PlusToken 崩盘或已成定局。财经网链上财经还援引一位接近警方的知情人士称,PlusToken 的涉案金额或在 200 亿元。

代币无法提现期间, PlusToken 官方曾以技术更新作为理由安抚投资人,后又称受印度数字资产交易所影响,还以矿工确认速度慢、比特币网络拥堵等理由搪塞。

与此同时,PlusToken 无法提现一事瞬间在投资者中造成了恐慌,同时“项目方跑路”一说无从考证,恐慌情绪和激烈的讨论在 PlusToken 的社群和贴吧中蔓延。

PlusToken 的贴吧论坛中,有人认定项目方已跑路,哭诉投资 PlusToken 很有可能打了水漂;有人仍在为项目方充值信仰,呼吁投资者稳住不要惊恐;还有人做起了新生意,在贴吧里回收起了用户无法提现的 plus 代币。

自称谷歌、三星占股17%,真实创始团队扑朔迷离

事实上,在创始团队上,PlusToken 的实际团队一直都是一个迷。

在早期的文字版白皮书中,PlusToken 称自己由三星和谷歌具备多年丰富经验的原技术团队开发,研发实验室在韩国首尔。同时,最初的一份官方宣传材料中提及,其创始人是谷歌阿尔法狗算法研究员 LEO,联合创始人为三星团队核心技术金钟仁。PlusToken 号称,谷歌和三星占其股 17%。

“百亿资金盘”PlusToken崩盘前,用户每天充值信仰

来自俄罗斯的联合创始人 LEO 是 PlusToken 唯一公开的两名成员之一,拥有外国人面孔的 LEO 常常出席并活跃在 PlusToken的各大活动中。

上线后,PlusToken 开始塑造自我形象。

公开资料显示,PlusToken 不仅登上中关村、纳斯达克大屏,还在韩国、日本等多国举办线下活动,甚至与英国王储查尔斯会面合影。

“百亿资金盘”PlusToken崩盘前,用户每天充值信仰

(注:PlusToken 方面称图为项目创始人 LEO 接受英国王储查尔斯接见时拍摄)

而对于创始团队成员身份模糊的质疑,官方曾给出解释,不必在乎团队,中本聪也不露面。

坊间对于 LEO 和金钟仁两位 PlusToken 创始人的说法则是,LEO 和金钟仁两人可能均是傀儡。

7 月 1 日,“凤凰网区块链”官微发布的微博内容中,附带了一张六人头像图,这六位被传为疑似 PlusToken 团队成员的人物引发了人们的关注。

“百亿资金盘”PlusToken崩盘前,用户每天充值信仰

其中,图片右下名为“chenbo”(陈波)的成员曾被诶币圈自媒体公众号“币圈的良心哥”曝光。

陈波化名陈子涵在币圈里行走江湖,陈子涵也自称是 PlusToken 中国区第一人。币圈的良心哥曾援引网友爆料称陈子涵因大陆警方追查而仓皇出逃,其称陈在 2018 年至今一直大力推广 PlusToken,至少从中敛财几个亿。

即便英国《每日邮报》在 6 月 29 日报道中未明确说明该六人是否为 PlusToken 创始团队,只说是涉嫌互联网诈骗。据公开资料,被披露的六名成员中,陈波即是 PlusToken 项目站台人,又被爆靠 PlusToken 揽财遭警方通缉,之中的关系难免令人浮想联翩。

借区块链名号玩资金盘,3月曾被湖南官方查处

2018 年 4 月,PlusToken 数字货币钱包推出,在宣传中,其称自己是全球第二大数字货币钱包,宣称想要做区块链中的支付宝。

除了普通钱包的存储数字货币功能之外,PlusToken 还称自己是一个数字货币搬砖套利量化交易钱包,采用智能狗搬砖模式,帮助用户在各个交易所之间利用交易所的差价盈利。而只有用户持有 500 美元以上的代币才可开启智能狗搬砖模式。

在一份早期的白皮书中 PlusToken 介绍道,投资者存入 100 万元,复利一年就能能赚到 700 万元。开启智能搬砖后,用户除保本外还能获得 10% 到 30% 的月收益。

高额的收益成了吸引用户进场的一大因素。

“这个世界如果有这么高收益,那人还要工作做什么?”去中心化银行贝宝钱包创始人杨舟直言。

专业量化团队 BitGlobal CEO Jack Hu 也认为 10%~30% “不合理”:“搬砖套利在 18 年 5 月之前的收益还是蛮高的,但是因为市场机会就只有那么点大,走的人多了,就无路可走了,所以在后面搬砖套利的收益就变得非常低。目前搬砖套利的收益率一般在月化 3 个点上下。”

除此之外,PlusToken 推出层级管道收益模式,以高额提成鼓励用户发展下线。在其宣传中称,发展下线还能获得高额的提成,用户直接发展一名下线奖励 100%,二层到十层各奖励 10%,推广奖励无层级限制。

此外,根据公开报道资料,PlusToken 账户还被分为大户、大咖、大神、创始四个等级,这不仅要求直推用户,还要求推荐用户开通智能狗搬砖模式才可获得相应的收益,同时,每一级获得的收益分红各不相同,创始级别甚至还被承诺了额外的平台月、年返佣分红。类似模式与传销、资金盘的模式非常相似。

其实,早在 2018 年 11 月,就有自媒体曾揭露过 Plus Token 实质为“假量化、真传销”。

该媒体称,自 2018 年 9 月开启 ETH 充值模式后,用户存入的代币将自动转入某个私人账号,但所有的币几乎只进不出。这意味着,“搬砖套利”很有可能并没有实际开展。该自媒体评价:(PlusToken)就只是一个收币分币的游戏。

“能够拿出月化 10%~30% 之间的利润的搬砖套利,其实不是真正的搬砖。搬砖是需要实现平台与平台之间的交易的,币放在平台里面,根本就没有产生交易,如何实现价差得利润呢?” Jack Hu 向 Odaily星球日报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质疑。

但另一边,韭菜们的热情却超乎想象,据该媒体统计,2018年 5 月初,PlusToken 钱包地址最初只有 100 多个 ETH,而到了 2018 年11 月就增加到了 9 万多个以太坊。

同时,这一高风险模式也引发了监管的关注。

2019 年 2 月,长沙市天心区文源派出所查处位于长沙的“PlusToken钱包”传销宣传窝点。有关这一事件的报道中明确提及,“ PlusToken钱包”只是披着最近火热的“区块链”马甲,打着创新的幌子,蒙骗投资者,但实质上仍然有收取入门费、发展下线、层级计酬三个传销特征,是典型的传销活动。

但即便如此, 贩卖“暴富”幻想的资金盘依旧得到了大量韭菜的热捧,在全国各地乃至海外开始蔓延。

据媒体报道显示,PlusToken钱包席卷全球近 170 个国家,主要是中、日、韩、德国、新加坡、英国、越南、俄罗斯以及缅甸等,涉及人员 300 万人。

韭菜每日朋友圈充值信仰,“崩盘”却在一瞬间

Odaily星球日报记者通过腾讯推出的传销、资金盘自查小程序查阅得知,PlusToken 及其关联的 PlusToken钱包项目将被标记了 1126 次,主要被标记的标签为“宣称高收益”、“山寨虚拟币区块链”。

团队真实身份成谜、收益高得不正常等,这些都是资金盘的典型特征。不过,从目前情况来说,该项目未被公安部门定性,团队是否跑路也无法确认。在公安部门或其创始成员未给出有力回应之前,这个项目可能就这样消失在风雨中。

实际上,这也是大多数传销盘最后的结局。

“依据现有的警方和媒体披露的情况,结合现行的法律规定和司法判例,从 Plustoken 的推广以及奖励模式来看,是非法传销无疑。”链法团队庞理鹏律师认为,由于“虚拟货币、区块链+传销”多是以发币为主要表现形式,其实质上不存在有效的产品。

因此,如果还存在“拉人头”和“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和返利依据”的情形,很有可能被认定为非法传销,Pulstoken 即是如此。

链法团队庞理鹏律师认为,投资者需要积极去追偿,以达到止损的目的。

证据是成功维权的关键,在汇总和整理证据时,一定要从“警方立案标准”的角度出发,尤其注意加密资产购买记录、银行转账信息、微信聊天记录(语音和文字)、甚至是通话记录等证据,其中加密资产购买记录能够直接证明作为受害人产生了多少损失(人民币损失)。

网友评论中,有用户透露, PlusToken 项目波及的范围的确不小,多是中、高龄人员参与。

“受骗者多是 50 岁以上的人群,参与的人越来越多。”

“已经深入到大连郊区,凭借我们夫妻俩十年金融工作经验和留学背景都劝不动老母亲退出这种(PlusToken)传销……”

有关PlusToken 可能崩盘的负面传闻传出后,还有大量的投资者在微信群、百度贴吧及腾讯控诉起了项目方。

但崩盘前,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PlusToken 为信众贩卖、倾灌暴富幻想,而这些信众们又将泡沫吹得更大,并送去给下一个猎物。信众只有不断传播,才能避免自己成为最后的接盘者。

就是靠如文章开头那位 Louise 一样的“助攻者”,在口耳传播中,PlusToken 的盘子越来越大,也加速了崩盘日的到来。

除了一部分对资金盘、虚拟货币传销不了解的投资者外,PlusToken 里以侥幸心态入场的币圈老炮儿也不少。正因为人性的贪婪,历史性的悲剧正在不断重演。

“当初也知道这是个资金盘,但人总是觉得自己会是个例外,以为自己能逃出去,原本想翻倍就跑,结果血本无归。” 一位投资人在百度贴吧中这样叙述自己的心路历程。

“韭菜是没有记忆的,闹得再大,过段时间还会重复。”一位旁观投资者这样讽刺 PlusToken 事件

“10%-30% 的收益率,你信吗?其实他们也不信,但是他们觉得自己不会是最后一个。”

原创文章,作者:小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gscaijing.com/archives/2108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微信:8467915

邮件:8467915@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