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時財經首頁
  2. 新聞
  3. 資訊

嘴上喊透明 但誰也不知道Facebook自己會買多少Libra

嘴上喊透明,但誰也不知道Facebook自己會買多少Libra

Facebook 推出了加密貨幣 Libra,還組建了 Libra 協會,但每個想要入會的公司或組織需要支付 1000 萬美元的“入場費”。

不過,也許你不知道,這 1000 萬美元——只是入會的最低門檻。

如果你成為了 Libra 會員,除了可以擁有驗證網絡交易的權力,還可以選擇投入更多資金來換取更多的 Libra 投資代幣(Libra Investment Tokens)。這麼做有什麼好處呢?Libra 會員在使用這些代幣支付基礎設施和運營成本之後,就能從 Libra 儲備金所賺取的利息中獲得分紅。

Facebook 表面在鼓勵使用 Libra 進行支付和跨境匯款交易,但其實他們更願意讓人們永久持有 Libra

不妨我們做個大膽的假設,先把監管機構要求 Libra 暫停開發工作拋在一邊,如果 Libra 今天就在市場發布,並且這個加密貨幣變得越來越受歡迎,之後很可能會出現這樣一種情況:

越來越多人開始把本地貨幣兌換成 Libra,持有 Libra 加密資產的“儲備金”價值便可以獲得巨大增長,繼而產生一筆不菲的利息,而那些早期持有 Libra 代幣的人(比如那二十幾個投入大筆資金的 Libra 協會初始會員)就能從中獲得巨大回報。

那麼,Libra 會員只有這些好處嗎?顯然不是,他們還有很多其他潛在的激勵“福利”。

每個 Libra 協會會員只能在理事會中獲得一票,包括 Facebook。但是,如果 Facebook 投入 5 億美元,而像 eBay 這樣的其他會員只投入了最低限額 1000 萬美元,那麼 Facebook肯定會有更大的動力讓人們兌現 Libra 並鼓勵更多人持有這個加密貨幣,這樣一來 Libra 儲備金里的美元或其他法定貨幣就能獲得更多利息。

從這個角度來看,雖然 Facebook 表面上看在鼓勵使用 Libra 進行支付和跨境匯款交易,但其實他們更願意讓人們永久地持有 Libra,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讓 Facebook(及其代表他們的 Calibra 子公司)在各方均有一票的理事會中獲得更多話語權,更好地推動一些能夠使其受益的治理決策。

透明度?Facebook 拒絕公開投資 Libra 項目的金額數據

在 Libra 白皮書正式發布前兩周,Facebook 區塊鏈業務負責人 David Marcus 在非正式場合下曾表示:

“Libra 儲備金會從一些國債上賺取利息,而國債只是 Libra 儲備金中的一小部分,而且數量也是可變的。如果 Libra儲備金規模不斷擴大,這些利息收益很可能會成為資助 Libra 協會的重要方式,當然也會把收益返還給投資者。”

但這裡最“有趣”的地方在於——Facebook 一直在大談特談 Libra 擁有極高的透明度,但卻拒絕透露對整個 Libra 項目、以及 Libra 投資代幣(Libra Investment Tokens)投入了多少資金。事實上,這也許也是 7 月 16 日參議院銀行委員會和 7 月 17 日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的聽證會上美國國會議員們最關心的問題。

除此之外,由於建立在 Libra 開發者平台上的應用程序是不受審查的,因此美國國會也一定會質詢 Facebook 如何確保 Libra 不會發生類似“劍橋分析醜聞”這樣的數據泄露問題。

Facebook 擁有的 Libra投資代幣總量的比例,決定了 Libra 的去中心化程度,如果 Facebook擁有大部分股份或多數股權,那麼即使他們只在理事會上投了一票,也有可能推動設立一些偏向自己的規則,繼而從中獲得巨大利益。

Libra 本質上是一個完全屬於 Facebook 的項目——至少目前是這樣

到目前為止,Facebook 引領了整個 Libra 的項目發展,而 Libra 協會尚未制定和批准任何章程,也沒有正式承認旗下成員。所以從技術角度上來說,Libra 現在仍然是一個完全屬於 Facebook 的項目。

在接受 The Information 記者 Alex Heath 採訪時,David Marcus 承認了這一點,並表示:

“到目前為止,我們(Facebook)一直在資助所有的一切,包括編寫代碼、組織項目、溝通交流,所有的一切。”

這意味着,Libra 無法在沒有 Facebook 的情況下生存,離開了 Facebook,Libra 可能無法持續很長一段時間。可怕嗎?讓我們再做一個大膽的假設,假如 Facebook 在未來某個時候與 Libra 協會產生了矛盾,並且威脅要退出,那麼將會危及所有其他成員的投資。在這種情況下,其他成員可能會被迫投票支持 Facebook 的治理政策建議,因此 Facebook 可以很輕鬆地多要一票並按照自己的想法來決定項目的發展方向。

Facebook 已經向 Libra 提供貸款

與此同時,David Marcus 還表示:

“我們基本上已經向 Libra 協會提供了貸款,而 Libra 也需要在未來某個時候償還這筆貸款。”

這又引發了另一個問題,Facebook 向 Libra 項目提供了多少貸款?Libra 需要償還多少錢?以及在什麼時候償還這筆錢?更不要說 Facebook 已經非常直白地表達想利用 Libra 賺錢了,David Marcus 這樣說道:

“如果 Libra 成功,Facebook 將首先從其應用程序生態中獲得更多的商業機會,更多的商業意味着廣告將更加有效,廣告商將購買更多的廣告來發展他們的業務。此外,如果隨着時間的推移,我們用 Calibra 錢包贏得了人們的信任,我們也將開始提供更多的金融服務,並為公司帶來其他收入來源。”

如果 Libra 協會成員發現自己投入的 1000 萬美元資金被用來償還這筆錢,他們還會願意加入嗎?或許當監管機構介入,其他 Libra 協會成員意識到問題嚴重性之後,已經為時已晚了。

Facebook 在負責監管開發,並構建 Libra 錢包方面有着巨大的先機,這些錢包將被用於旗下擁有十億多用戶的 Messenger 和 WhatsApp 產品這種,不斷推動其進軍金融服務領域的願景。

但是,如果Facebook直接或間接地從 Libra 獲得超額回報,同時通過“暗箱操作”讓其他 Libra 協會成員為其研發費用“買單”,並且不公開對整個 Libra 項目、以及Libra 投資代幣(Libra Investment Tokens)投入了多少資金,那麼質疑該項目的去中心化和利己問題是非常合理的。

本文來自Odaily星球日報,本文觀點不代表格時財經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聯繫我們

郵件:dgwindow@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