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時財經首頁
  2. 新聞
  3. 資訊

貝爾鏈崩盤後,疑似再啟動新盤,被割韭菜們還想參與

貝爾鏈崩盤後,疑似再啟動新盤,被割韭菜們還想參與

文 | 棘輪 比薩

幣圈史上規模最大的資金盤之一——貝爾鏈,在近日迎來了崩盤結局。

自7月末起,貝爾鏈旗下多款“遊戲”停止了挖礦產出,投資者收益停滯。

8月30日,貝爾鏈CEO Vincent在微博上發布長文,正式宣布將關停所有遊戲產出。

“貝爾鏈跑路了。”意識到這一切的投資者們,紛紛建立起了一系列維權群。然而,貝爾鏈項目方,卻開始了新的收割遊戲。

名為“Tepleton”的新項目橫空出世。這個疑似由貝爾鏈團隊打造的新項目,拋出了“跨鏈”“量化”的噱頭,重新揮起了鐮刀。

韭菜的記憶,往往只有三秒。幾分鐘前還在控訴項目方的投資者們,又一次準備投身於資金盤之中。

01 疑似跑路

貝爾鏈崩盤了。

8月30日晚間,貝爾鏈CEO Vincent在微博上發布長文,正式宣布將關停貝爾鏈所有遊戲的BRC(貝爾鏈代幣)產出,“感謝有你的陪伴”。

以遊戲為幌子,打着“高額收益、100天回本”旗號的貝爾鏈,自此宣告模式終結。

“在幣圈,發布這樣的文章,等於公開告訴大家:‘我們跑路了’。” 貝爾鏈投資者李文林告訴一本區塊鏈。

事實上,這一情況早有預兆。

以貝爾鏈上的遊戲“超級富豪”為例,其規則是:玩家充值ETH可獲得金幣,金幣可升級建築物;而建築物越高級,挖得的BRC越多。

但在貝爾鏈CEO發布公告一個月前,包括“超級富豪”在內,貝爾鏈上的許多遊戲就停止了產幣。

8月以來,在貝爾鏈CEO Vincent的微博評論區,一直有憤怒的投資者不斷質問:“貝爾鏈什麼時候恢復挖礦?”

“一停就是大個半月,推遲回本周期。希望快點可以挖幣,我們要還貸款的。”一位投資者留言稱。

曾經的高額回報,讓許多玩家不惜代價入場。靠貸款投資貝爾鏈的玩家,遠不止他一位。

AOFEX交易所數據顯示,BRC價格在今年7月9日達到127元高點之後,便一路下跌。截至9月2日,其價格僅為12.3元。

這意味着,短短不到兩個月時間,BRC價格較最高點已跌去90.3%。

貝爾鏈崩盤後,疑似再啟動新盤,被割韭菜們還想參與

BRC價格走勢圖

“我投入13萬元建了一個滿級建築,最後只退了我3000多個BRC,加上停產之前挖到的1000個BRC,算下來虧了一半多。”李文林表示。

“貝爾鏈完了。”在貝爾鏈的Telegram官方中文群,這已成為共識。

貝爾鏈創始人之一、首席框架師Ray否認了“跑路”的說法。對於網絡上流傳的維權者虧損信息,他表示,“並不符合團隊核實的情況”。

8月31日,貝爾鏈發布公告稱,將關停所有遊戲內的BRC產出,作為補償,玩家將獲得一次性收益。

Ray在接受蜂巢財經採訪時表示,由於貝爾鏈一次性釋放紅利,引發了市場拋盤,投資者必然會出現信心不足的反應。“但這是貝爾鏈‘去模式化’必須要走的一步。”Ray說。

與此同時,為了安撫貝爾鏈受害者的情緒,項目方在短時間內拉升了BRC價格。

8月31日22:00至9月2日15:00,兩天內,BRC從4元漲到了13元,創下了225%的漲幅。

“現在我只有趁幣價拉升把手裡的BRC賣掉,不然虧得更多。”李文林告訴一本區塊鏈。

02 維權

有趣的是,在歷史上,貝爾鏈的投資者往往不關心BRC的幣價漲跌。在幣圈,他們顯得格外“佛系”。

原因在於,對於貝爾鏈的大多數投資者——“內盤”用戶(即“超級富豪”等遊戲玩家)而言,BRC的漲跌,並不會影響其收益。

以“超級富豪”遊戲為例,它的每日產幣數量與BRC價格相關,但實際產幣的總金額卻與ETH掛鈎——假設ETH幣價不變,如果BRC價格上漲,投資者產幣量減少;如果BRC價格下跌,投資者產幣量也會增加。

這意味着,無論BRC幣價漲跌,投資者的實際收益、回本周期都是固定的。甚至,BRC跌得越慘,投資者們未來通過BRC上漲獲得收益的可能性也越高。

即便幣價已經持續下跌數月,但內盤恆定、高額的靜態收益,讓貝爾鏈的投資者忽視了外部環境的變化。

而與此同時,內盤投資者變現帶來的大量賣盤,進一步加劇了幣價的下跌。

自7月起,貝爾鏈不斷走低的價格早已顯示,崩盤只是時間問題。

貝爾鏈稱,關停所有遊戲內的BRC產出後,玩家將獲得一次性收益作為補償。

但多位貝爾鏈投資者對一本區塊鏈表示,現在貝爾鏈旗下的“超級富豪”“環球城”遊戲已無法打開,他們也無法獲知是否獲得了所謂的“一次性收益”。

被激怒的貝爾鏈投資者們,紛紛成立了維權群。

一個名為“貝爾鏈應對群”的社群聊天截圖顯示,僅在這個群中,虧損額在百萬級別的受害者,就有十餘名之多。

貝爾鏈崩盤後,疑似再啟動新盤,被割韭菜們還想參與

一本區塊鏈聯繫到了其中一位投資者。他確認,他個人的投資額、虧損額,與截圖信息相符。

報警、找上線、找項目方、找媒體……投資者們想盡辦法維權。

然而,與無數幣圈維權群一樣,大多數維權群都沒有實質上的領導者。很快,群友們從想辦法、互相安慰走向互相抱怨、指責,猜測與流言也越來越多。

9月2日,幾乎所有的貝爾鏈維權群內,都在流傳同一張照片——“因下級損失慘重,某貝爾鏈上級被下級砍腿”。

貝爾鏈崩盤後,疑似再啟動新盤,被割韭菜們還想參與

很快,有網友指出,這只是一場離婚訴訟糾紛案件的新聞圖片,與貝爾鏈無關。

可憤怒的投資者們仍然需要發泄出口,“砍腿”成為了他們控訴莊家、操盤手與上級的口號。

貝爾鏈崩盤後,疑似再啟動新盤,被割韭菜們還想參與

某貝爾鏈維權群內,群友調侃“砍腿”

然而,韭菜們的記憶,往往只有三秒。

03 新鐮刀

“貝爾鏈團隊沒有跑路,只不過是放棄貝爾鏈,開始新項目了。”一位貝爾鏈前員工對一本區塊鏈表示。

外界推測,貝爾鏈團隊操盤的下一個項目,就是Tepleton,中文名為“鄧普頓”。

貝爾鏈的主要資訊站點“yx6336.com”,在日前刪除了所有與貝爾鏈相關的內容,並更名為“Tepleton鄧普頓資訊站”。

9月2日,Tepleton在新加坡召開了首場發布會。許多貝爾鏈投資者指出,這次會議的嘉賓,多為貝爾鏈的核心人物。

一把新的鐮刀,已經揮起。

日前,各個貝爾鏈社群中流傳的一份Tepleton白皮書顯示,這是一個以“跨鏈”“AI量化交易”為賣點的區塊鏈項目。

Tepleton官網不支持中文,也並不提供中文白皮書的下載。其中文白皮書自稱由社區志願者自行翻譯。然而,有趣的是,這份中文白皮書中,卻出現了許多英文白皮書中沒有的“獨家”內容。

例如,Tepleton中文白皮書中,介紹了一個名為“阿爾法CTA套利一期一號”的量化投資產品,預計年化收益率高達58.66%。外界預期,它將成為Tepleton上線後的首個“模式”。

此外,還有三款產品的預期年化收益率在12%-35%之間。

貝爾鏈崩盤後,疑似再啟動新盤,被割韭菜們還想參與

Tepleton中文白皮書介紹的量化理財項目

在英文白皮書中,這些產品年化收益率的具體數字,卻被打上了馬賽克。

“搬磚套利、量化交易、存幣生息,是幣圈資金盤項目最常用的三大噱頭。”區塊鏈研究員孫原表示。

相比以遊戲為幌子的貝爾鏈,Tepleton這次選擇的套路,並不算出彩。

“貝爾鏈團隊的操盤能力十分強大,整個盤子維持了將近一年,如果換成別的操盤手,可能早就崩了。”貝爾鏈投資者葛建木表示。

在他看來,貝爾鏈上的每一款遊戲,都代表了一個模式。在幣圈,許多團隊做好一個模式都非常困難。像貝爾鏈一樣,能夠通過推出多款遊戲(模式),吸引投資者復投甚至鎖倉的項目方,屈指可數。

“這也是許多貝爾鏈投資者即便損失慘重,依然希望能在Tepleton上再賭一把的原因。”葛建木說。

在某貝爾鏈維權群中,當有投資者提到Tepleton時,群內再一次熱鬧起來。

“什麼時候開盤?”“這次是什麼模式?”人們紛紛問。

在Tepleton之外,宣布“去模式”之後的貝爾鏈,又將走向何方?

貝爾鏈CEO Vincent在公開信中表示,2019年下半年,貝爾鏈的目標是打造一條遊戲公鏈,引領區塊鏈遊戲3.0的到來。

“我們有責任堅守初心,守護所有的信任與投入,守護行業長期健康有序的發展,為此,我們甚至將不惜一切代價。”Vincent在公開信中寫道。

投資者們對這樣的言論並不買單。“資金盤做不下去跑路了,也能洗白成團隊要堅守初心、做正事。臉皮要多厚的人,才會說出這種話。”有人表示。

“貝爾鏈的天使輪,ETH和BRC的兌換比是1:6000。幣價最高時,6000BRC相當於70萬人民幣。”貝爾鏈前員工對一本區塊鏈表示,“現在,團隊早已賺夠了錢,是時候開發一個新項目繼續割韭菜了。”

自稱在貝爾鏈上“小有收穫”的葛建木,表示自己不會參與Tepleton這一新項目。

“韭菜都是頭茬的最香。Tepleton要割二茬韭菜,肯定不會像貝爾鏈一樣放長線釣大魚。”他表示。

貝爾鏈崩盤後,疑似再啟動新盤,被割韭菜們還想參與

從PlusToken到貝爾鏈,幣圈的資金盤項目層出不窮。

然而,即便是最專業的操盤手,也無法避免資金盤崩盤的結局。

“當你進入資金盤的那一刻,你就已經輸了。賺錢是莊家的施捨,賠錢才是常態。”葛建木說。

*文中部分受訪者為化名。

本文來自一本區塊鏈,經授權後發布,本文觀點不代表格時財經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聯繫我們

微信:8467915

郵件:8467915@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