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時財經首頁
  2. 新聞
  3. 資訊

貝爾鏈跑路的背後,幣圈在“悄悄獎勵”什麼人?

世界經濟史是一部基於假象和謊言的連續劇,要獲得財富,做法就是認清其假象,投入其中,然後在假象被公眾認識之前退出遊戲。 —索羅斯

魔幻現實主義色彩再怎麼濃厚的幣圈,也總是逃不出註定的命數循環。曾經一度大熱的貝爾鏈BRC,從私募1元到最高132元,“百倍神話”吸引無數圈內圈外的投資者“真香”跟風,在寒冬凜冽的大背景下市值更是一度躋身前十,屢屢打破市場預測而“強行延壽”,風頭無兩。

但大戲有窮時,8月30日,隨着一篇貝爾連CEO《感謝有你的陪伴》的微博長文,很多人一直堅信“絕對不會跑路”的BRC終於以“半隱性跑路”奏響終篇。

貝爾鏈跑路的背後,幣圈在“悄悄獎勵”什麼人?

幣圈從來不缺傳奇,在貝爾鏈跌宕起伏的故事裡,除了事畢維權的一片狼藉外(甚至於未知真假的血腥刀砍上線),倒也不乏個別“幸運兒”。

在這裡筆者就以某S君的親身故事,來從小眾的角度來一窺貝爾鏈這場泡沫盛宴里的“幸運少數”的別樣姿態。

時針撥回18年年底,時值熊市谷底寒冬凜冽,除了心碎離場的朋友,不少人都在深套裝死,各個群里一片死寂,比停機的礦場還要更像太平間。

某天,筆者所在的一個群里突然有人蹦出一句——理髮時聽理髮師說在炒一個叫“貝爾鏈”的幣,3個月1百萬,還鼓動我也買進,沒聽說過啊。

本來作為熊市裡難得的消遣和發泄出口,大家也都樂得群起而高高在上的“踩之”:“資金盤都是大坑”“頭腦簡單,早晚被割”云云。

但S君突然一句話,平地乍起驚雷:“很多看不上貝爾鏈的人,賺的倒真不如貝爾多。”

貝爾鏈跑路的背後,幣圈在“悄悄獎勵”什麼人?

嚴格意義上講,敢在“貝爾鏈”上下重注的人,賭性不會小。S君對此向來也不避諱:僅18年一年就在OK合約上折了300多萬,甚至於一套房子都造了進去,最後心灰意冷收手合約,才開始把目光轉移到這樣可能小仗翻身的“盤子”上來。

在瘋狂研究一通後,S君方鎖定了“貝爾鏈”,他覺得這個“絕對能賺大錢!”

說干就干,S君動用所剩不多的自有資本和槓桿,在以太坊 700RMB左右的時候全部換置成1070枚以太坊。全部投入到了“貝爾鏈”,總計70萬的投入不得不說是相當有魄力的。就這樣,像一個殺紅了眼但又極度“理性”的“賭徒”,S君冒着血本無歸的風險去搏自己的逆轉之戰,在別人視“貝爾鏈”為油鍋唯恐避之不及的時候,S君堅信自己是那個遇上不粘鍋的鹹魚——終將翻身

上帝終究還是擲了骰子,但是這次是一個幸運的骰子。投入幾個月後,S君不僅通過分紅收益快速收回了1000多枚以太坊的法幣成本,而且通過複利越來越誇張。在19年4月份的時候每天的靜態分紅收益就高達6萬!

所以也就短短半年,S君一戰徹底翻身,不僅將OK合約的缺口盡數補上,後期更可謂日進斗金。當然,現在復盤來看,S君日進斗金的背後,不知埋了多少悲慘乃至家破人亡的引線。

貝爾鏈跑路的背後,幣圈在“悄悄獎勵”什麼人?

很多不碰資金盤且鄙夷資金盤的人自認為活得通透,筆者也不例外。但S君的親身實踐貌似在說明:無論投資標的如何,總有一些幸運兒能從中獲益並且在合適得時機里全身而退

其實類似“貝爾鏈”的故事,18年一年的大浪淘沙里不少反覆上演:“價值幣”一跌再跌大跌眼鏡,“垃圾幣”逆勢拉盤連創新高。太多的莫名其妙的跌和莫名其妙的漲,讓大家變得麻木的同時又漸漸理所當然。S君就屬於被此割得明明白白,“貝爾鏈”一下子讓他“大徹大悟”——什麼“價值幣”,能賺錢的才是好幣。

貝爾鏈跑路的背後,幣圈在“悄悄獎勵”什麼人?

看似通透且極有道理的事後感悟,是否真的是有了敏銳的洞察力和果斷的執行力後就可以完全忽視其他傳統意義上的投資規則了么?是否就可以肆無忌憚地碰這些盤子項目了么?

一步對不代表步步對,投資中最忌把摻雜50%的運氣當做100%的能力。在年中那段時間,隨着BRC二級市場的表現出現波動尤其是越來越多的“大V”開始各式扒皮貝爾鏈背後的苟且與設計,群里之前被S君亮眼收益所降維壓制的關於貝爾鏈的爭議聲也越來越大,最終隨着那篇《半年吸金52億,貝爾鏈的黑庄往事》達到頂峰。

S君開始了“信誓旦旦”的保證,一向冷淡的他也開始不斷地給貝爾背書,開始了“很多文章都是根本沒參與、根本不了解貝爾鏈”,甚至於對貝爾鏈存續的安全邊際打包票。

貝爾鏈跑路的背後,幣圈在“悄悄獎勵”什麼人?

貪婪的人前仆後繼,殊不知,確實,前方正是莊家自得慵懶的血盆大口,撲通,撲通……一個接一個。從某種程度上講,目前存量互搏的幣圈,本身就是一個血腥殘忍的零和博弈的“黑暗森林”,損少補多、殘忍收割的戲碼早就寫在了遊戲的底層後門裡,作為其中萬千分之一的普通玩偶,再怎麼撲騰努力,也難以擺脫最終葬身。

貝爾這個“強行續命”的盤子,最終崩了。

熟悉的維權大戲,也一一補足。

貝爾鏈跑路的背後,幣圈在“悄悄獎勵”什麼人?

“二八二八”,守不住貪念的話,最後那個“二”,也會被“八”吃干抹凈,連骨頭渣子都不剩。包括S君為代表的眼光精準的,其實也不過是“矇著眼”遊走在獨木橋的邊緣,機會碰撞的前提下,可能極度冷靜加上萬里挑一的運氣,走出了直線,避免了被鱷魚飽腹的同時也成為了極少數到達彼岸的“幸運兒”。

即便是只猜對了前段和同樣被“終篇”欺騙的“幸運兒”,畢竟這也比血淋淋被砍或者家破人亡的此岸掙扎者好太多的結局。

貝爾鏈跑路的背後,幣圈在“悄悄獎勵”什麼人?

正如開頭索羅斯那段,膾炙人口,但單純記住就代表已經領悟精髓或者說一定能恪守么?知易行難,在對人性弱點發起的衝鋒與反衝鋒里,永遠不存在鳴鑼收兵的概念。

這場韭菜滿桌的華堂盛宴里,幣圈真正“獎勵”的,只有做局的莊家和局外的觀眾,莊家盆滿缽滿全身而退,觀眾吃瓜看戲悠然意滿。而局內人,無論賭性大小,無論抽身早晚,都是輸家,時間問題罷了。

沒有暴富的幻想,哪怕S君這樣被幣圈“偷偷獎勵”的“幸運少數”,骨子裡也很難避免之後在其他地方還回去的大概率可能,予給予奪,儘是一處

對我們而言,敏銳的洞察力和果斷的執行力自然要有,但至於那個誘人的彼岸幻影和其間的鱷魚池獨木橋,看看就好,一切的誘人“高賠率”都在暗中標好了價格。

做不了索羅斯,做個吃瓜群眾也挺好,安安穩穩,袖手何妨閑處看。

本文來自宏鏈財經,經授權後發布,本文觀點不代表格時財經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聯繫我們

微信:8467915

郵件:8467915@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