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時財經首頁
  2. 新聞
  3. 資訊

貝爾鏈受害者:不想再看到年輕人家破人亡

9 月 6 日上午,一個名叫「鄧普頓Tepleton)」的區塊鏈項目正式宣布開盤,開盤僅一個小時,價格暴漲 6 倍。

關注這個項目的,基本是兩類人:想通過這個項目發一筆橫財的投機者;還有此前買過「貝爾鏈 Baer Chain」的一群「投資者」,或者也可以說,「受害者」。
這部分受害者關注鄧普頓,只有一個原因:這是貝爾鏈團隊的新項目。8 月 30 日,貝爾鏈 CEO Vincent 在社區中發出疑似跑路的感謝信。社區用戶才從信中得知,自己花真金白銀買的貝爾鏈礦機即將在 8 月 31 日停產。
礦機突然被停掉,唯一的收入來源沒了,他們懵了。
如果把貝爾鏈看成一個 P2P 項目的話,這就意味着,這個項目爆雷了。
貝爾鏈作為資金盤項目,行業內知名度可謂是數一數二。去年 10 月,貝爾鏈項目啟動,其代幣 BRC 的價格從開始的 0.12 美元,最高漲到過 18 美元,獎金 150 倍的漲幅。
貝爾鏈受害者:不想再看到年輕人家破人亡
貝爾鏈的市值甚至衝進過包括比特幣、以太坊,和 EOS 等所有項目市值的前十名。隨着 CEO Vincent「跑路感謝信」的發出,項目迅速開始崩盤。
曾經的社群不再活躍,取而代之的是由在資金盤裡被騙的受害者們,所組成的大大小小的維權群。
「他們(貝爾鏈項目)就是在詐騙。」受害者在維權群里一次次地達成共識。
在鄧普頓開盤交易時,貝爾鏈的維權群發生了爭執,根源是,到底應不應該買鄧普頓的代幣 TEP。明知這又是一個資金盤,並且自己已經被騙了錢,他們都不想再跟這些東西有什麼瓜葛。但是他們不甘心,就像一個賭徒,上一場賭輸了,他們要在下一場贏回來。
在與受害者的對話中,我們發現他們不知道比特幣是什麼,甚至在談論貝爾鏈的時候根本沒有提到區塊鏈。他們在最開始都不相信貝爾鏈,並不願意投資,但種種原因,他們最終妥協,被騙。
「沒想到會栽倒我好朋友的手裡」
70 後的寧女士在投資貝爾鏈之前,理財只炒過股票。在事業單位工作的她炒股一直還不錯,最多時,股票投資金額超過 100 萬。
起初,她從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天天勸她投資貝爾鏈時,她根本就沒有在意。有幾次還直接罵朋友是傳銷,惹得對方很不高興。
讓寧女士開始關注貝爾鏈的,是她曾經引以為傲的股票操作,在 5 月份的一次場外配資中爆倉了。因為這次操作失誤,半輩子積攢的資產在這次失誤里所剩無幾,投資貝爾鏈,就為了翻身。
朋友讓她投資的不是 BRC 這個幣,而是貝爾鏈的礦機。在貝爾鏈的遊戲中,用戶可以通過購買礦機挖幣,礦機有不同等級,等級越高,挖出的 BRC 就越多,當然礦機的價格更貴。「我從來沒見過礦機的樣子,沒有實物,就是個虛擬的東西。」寧女士後來說。
一個滿級的礦機,需要 12.6 萬元。這個投資超出了寧女士的預期,在股市爆倉後,她甚至買不起一個滿級的礦機。她還在猶豫。
而那段時間,BRC 的價格飛漲,從 30 元漲到了 90 元,用寧女士自己的話說,她開始懷疑自己。習慣了多年的股市,寧女士沒有見過這樣的漲幅,她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落伍了?這些新的東西,是不是真的不一樣的?自己是不是真的可以翻身?
她問朋友,這個貝爾鏈和比特幣一樣嗎?不會沒了吧?朋友說:「一樣的,只要比特幣還在,BRC 就在,你快點買礦機吧,現在國際上的玩家已經入場了,馬上主網上線,絕無僅有的利好。」這句話後,寧女士徹底放棄了抵抗,用僅有的 4 萬塊錢,買了一個不滿級的礦機。當時她想的是,每天能挖回來 300 多塊,98 天就回本了。
而當聽說滿級的礦機收益比現在要多 25% 的時候,已經有了 4 萬沉沒成本的寧女士,抵押房子,拿到了 17 萬元的貸款,全部買了礦機。因為正常情況下,這種操作回本更快,回報更大。
可就在她的滿級礦機剛剛啟動的第 5 天,貝爾鏈的礦機停了。她朋友告訴她,說主網上線需要映射 BRC,要等幾天礦機才能啟動。
等到 8 月中旬,寧女士開始覺察到不對勁,在她所在的各個社群中,不斷傳出退幣的消息。給朋友打電話,對方的語氣也不再是以往的趾高氣昂。
等到 8 月底,等到了貝爾鏈 CEO Vincent 疑似跑路信的感謝信,信上說,礦機徹底停產,投資的人會用 BRC 補償。隨後,寧女士的賬戶里收到了 4000 個 BRC,其他的什麼都沒有了。
從銀行借來的 20 萬隻回來 2 萬,寧女士不知所措。
「不想看到年輕人家破人亡」
年近不惑的明哥從來沒有做過任何理財,一直在南方做生意的他投資貝爾鏈,純粹是因為天天在一起喝茶的生意夥伴的感情。
4 月 26 日,看到生意夥伴直接拿 50 萬買了 4 台礦機,也架不住他們幾個月的拉攏,明哥在一個月的時間裡就先後買了 5 台礦機,頻率基本上是一周就新加一台。自己拿了 50 多萬,再加上之前礦機挖幣挖出的幾萬元,明哥從開始入場後,就沒怎麼猶豫。
雖然他之前不相信,但既然進場了,他覺得就要回報高一些。他認為當時市場非常好,身邊的人都在加礦機。「其實就是自己的貪婪。」他說。
5 台礦機已經不能滿足明哥自己所說的貪婪,7 月 18 日,明哥用 51 萬現金買了 BRC,充到了《貝爾星球》這個遊戲中。算上之前挖礦所得,明哥在這個遊戲里一共有 8000 多個 BRC,當時價值 96 萬。
《貝爾星球》是貝爾鏈在 7 月 15 日新出的遊戲,與之前的遊戲類似,玩家通過交易地皮來獲取收益,先買了地的玩家,可以高價賣給後面的玩家。據貝爾鏈當天發出的公告顯示,遊戲啟動後 2 個小時,3 萬玩家入場,73 萬個 BRC 充值。
可是明哥發現,這個遊戲根本沒有人玩,就是騙玩家充幣,充值的幣也取不出來,只能在這裡放着。幾天後,《貝爾星球》發了一個「禁止使用外掛」的公告後,明哥發現自己在遊戲中的 BRC 都被清零了。
8000 個幣,96 萬元。
貝爾鏈受害者:不想再看到年輕人家破人亡
 同樣被清零的還有他的生意夥伴,於是他們一起去了當時推廣貝爾鏈最猛烈的東方資本在廣州的辦公地點,想去見一下東方資本的創始人東東哥,去弄清楚為什麼會發生這種情況。從公開資料上看,東方資本是貝爾鏈的投資方。很多人也認為,東方資本就是貝爾鏈的項目方。
他們並沒有看到東東,也只是跟東方資本的工作人員問了幾個問題。但隨後他們就接到了上線打來了的電話,上線說,東東哥讓他們別去鬧事。
聽到這句話,原本還抱有一絲希望的明哥徹底認清了貝爾鏈這個騙子項目,下定決心不再往貝爾鏈上投一分錢。他計算了一下,按照當時的價格,5 台礦機每個月可以挖 18 萬元的 BRC,幾個月後,自己的損失差不多可以補救回來。
但為時已晚,跟其他受害者一樣,他的礦機也很快就被停掉了。回本無望。
受害者的忠告
想起之前在社群中看到的一句討論,「區塊鏈並沒有明顯改變我們的生活,但是卻把傳銷行業帶到了一個新的高度。」在去年的熊市中,大大小小的資金盤啟動,大家為了在熊市裡賺錢,有意無意地去參與資金盤。
定存收益、每日返利、社區喊單、發展下線,這些項目的套路無一例外,最後的結果也一樣,連定位波場 TRX 的波點錢包和 300 億元金額的 PlusToken 錢包等等這些幣圈知名資金盤都已經暴雷,或者創始團隊被抓了。他們與區塊鏈沒有任何關係,只是借用了加密貨幣的名字。
在區塊律動 BlockBeats 與受害者談話的最後,我們問道,「貝爾鏈團隊新做的項目鄧普頓,你們還會去參與嗎?」他們都否認了。
明哥特意強調,一定要讓年輕人知道這些傳銷項目的危害,他的損失他可以接受,但他不能接受的是,這些項目方用受害者的血汗錢去享受生活,或者換一個新項目繼續騙人。「我不想再看到有年輕人家破人亡,這個詞一點也不誇張。」
維權群里,很多人在呼籲報警,只有這樣才能讓警方注意到。但有些人並不願意。他們選擇繼續相信項目方,甚至去泰國參加貝爾鏈和鄧普頓的大會。
或者說,他們沒有其他辦法。為了參與貝爾鏈,他們貸款、刷信用卡,甚至賣房。而他們現在只能選擇持幣等待,把希望寄托在 BRC 的價格還能回到頂峰上,甚至再去投資這個團隊的新項目鄧普頓,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成功離場。
但是,你怎麼知道這次你又會成功離場呢?

本文來自區塊律動BlockBeats,經授權後發布,本文觀點不代表格時財經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聯繫我們

微信:8467915

郵件:8467915@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