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時財經首頁
  2. 新聞
  3. 資訊

加密貨幣交易所“倒閉潮” 跑起路來趕超P2P

牛熊轉換之際,中小型交易所正在上演一場“生死競速”。

曾被視為“穩賺不賠”的加密貨幣交易所,跑起路來比其它領域更瘋狂,P2P都會相形見絀。

根據互鏈脈搏不完全統計,2019年9月至今,短短不到2個月內已經發生近10起小型加密貨幣交易所跑路或破產事件,9月底最嚴重時,甚至出現了一天一個交易所跑路的亂象。

9月29日,匯幣網HB.top發布公告稱,停止所有幣種充值,用戶須在20天內完成提幣……

9月30日,GGBTC交易所用戶無法提現,疑似跑路……

10月1日,Kikcoin交易所宣布因資金鏈斷裂,將於11月3日停服倒閉……

……

其中Kikcoin交易所從正式上線到宣布倒閉僅運營了不到2個半月的時間。

事實上,隨着加密貨幣交易用戶增長陷入疲軟,存量用戶市場“僧多粥少”的現狀加劇了“跑路潮”,並且在多米諾骨牌效應刺激下,中小型交易所的生存環境愈發嚴峻。另一方面,不少二三線交易所為了應對火幣、OKex等頭部交易所的競爭壓力,開始各顯神通,開拓“新流量”。

牛熊轉換之際,中小型交易所正在上演一場“生死競速”。

加密貨幣交易所“倒閉潮” 跑起路來趕超P2P

(KiKCOIN宣布“停服”)

交易所“倒閉潮”加劇

不斷倒閉又不斷入場是交易所的生存常態,但9月開啟的這一波“倒閉潮”比以往來得更猛烈。

從8月30日UES環球數字資產交易所被曝出跑路開始,交易所“破產”的魔咒快速蔓延。

9月2日Bitker(幣客)宣布因資不抵債倒閉;9月20日,ALLCOIN交易所被用戶曝光幾個月都無法提現,疑似軟跑路;9月底,匯幣網、GGBTC、Kikcoin三家交易所先後宣布倒閉或直接跑路;10月上旬, Shuobi.com、Ctcoin兩家交易所又被用戶曝光跑路。

加密貨幣交易所“倒閉潮” 跑起路來趕超P2P

(Ctcoin交易所被曝“跑路”)

加密貨幣交易所“倒閉潮” 跑起路來趕超P2P

(2019年8—9月倒閉或跑路交易所統計)

在國內外,中小型交易所停服破產時有發生,但集中倒閉或跑路的現象卻極為罕見。從部分交易所發布的停服公告來看,資金鏈斷裂是大多數交易所倒閉的直接原因。

有分析人士指出,在整個交易市場中,二八定律體現的淋漓盡致,前20家頭部交易所佔據市場近90%的利潤,而剩下中小型交易所僅能佔10%的利潤。在熊市時,頭部交易所可能比較安全,但中小型交易所面臨資金問題,跑路、倒閉的可能性會大大增加。

對於交易所來說,用戶和流量是生存的根本。在當前熊市,加密貨幣交易存量用戶越來越少,而增量用戶增長陷入疲軟,“僧多粥少”的局面進一步加劇,交易所淘汰洗牌是必然。

而另一方面,作為加密貨幣食物鏈最頂端的賽道,交易所一直是資本的寵兒。即便是“倒閉潮”爆發的9月份,交易所也依然是各類投資機構最為青睞的領域。

互鏈脈搏研究院統計數據顯示,2019年9月,全球區塊鏈融資項目中,加密貨幣交易所項目有9個,數量佔比最高。在2019年前9個月,全球加密貨幣交易所領域共發生了67起融資事件,涉及的投資機構多達70餘家。

從某種程度來說,資本“催熟”交易所的過程,也在加速交易所之間的競爭與洗牌。

除此以外,由於來錢快、成本投入低和門檻較低,今年以來,不少公鏈項目、行業媒體以及投資機構等都親自上陣,自建交易所,使得本就競爭白熱化的領域,更是亂象叢生。

9月的“倒閉潮”或只是開端,更大的交易所“洗牌潮”可能正在路上。

 

二三線交易所角力“新流量”

中小型交易所“倒閉潮”的來臨,使得不少二三線交易所不得不重新思考,在當前熊市存量市場的搏殺中,火幣、OKex、幣安三大交易所的頭部效應已經非常明顯,如何保證自身平台擁有足夠和持續的用戶和流量,避免重蹈中小型交易所的覆轍?

挖掘“新流量”正成為二三線交易所發力的突破口。

所謂的“新流量”是指以錢包、社群、行情軟件、媒體/自媒體等為代表的新流量端自身所帶的用戶和流量,這些潛在的用戶和流量正成為二三線交易所挖掘的對象。比如BiKi交易所,在獲取新流量方面推出了社區合伙人流量裂變的機制。

“BiKi有2000多個社區合伙人,大概可以覆蓋到20萬活躍的社區用戶。” BiKi商務副總裁唐詩近期在西安某區塊鏈會議中透露,這些社區合伙人來自於BiKi早期項目推廣的隊長或者社區的負責人,他們下面可能會有200個群,可能會覆蓋2、3萬人,每個月給BiKi帶來新用戶,同時也會給BiKi很多的建議,是我們找到新項目的觸角。

BiUP交易所創始人劉勇近期也指出,今年以來,幣圈的流量結構已經開始發生變化,交易所之間的競爭也逐漸從正面競爭轉向了對新流量端的爭奪。“錢包、社群、行情軟件、自媒體等每一個都帶有大量的流量,比如MyTokey、幣牛牛、金色財經、幣世界以及各種社群等,這些新的流量端之前缺乏直接變現的手段和盈利模式,而承擔了數字貨幣交易功能的交易所是最優的合作夥伴。”

在存量市場博弈中,開闢“新流量”算是在流量獲取渠道上的另闢蹊徑。目前,BiKi交易所號稱通過挖掘“新流量”積累了百萬級用戶,突破了頭部交易所的流量封鎖。

但很難說,這是一條適合所有二三線交易所的突圍路徑,正如在電商平台大戰中,也只出了一個“拼多多”。

接下來,交易所之間對於流量的爭奪將日趨激烈,千所大戰,在所難免。在熊市中,面對頭部交易所的流量壟斷,如何突圍自救,乃至翻身,是擺在所有二三線交易所面前的一道思考題。

本文來自互鏈脈搏,本文觀點不代表格時財經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資訊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資暗示。鑒於中國尚未出台數字資產相關政策及法規,請中國大陸用戶謹慎進行數字貨幣投資。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聯繫我們

郵件:dgwindow@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