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時財經首頁
  2. 新聞
  3. 資訊

全球加密基金虧損已超70% 赤字跨年或成必然

在過去的兩年間,受益於加密貨幣的空前繁榮,各種加密基金也開始風風火火進場。據相關機構統計,目前全球加密貨幣和區塊鏈基金數量已經超過900家,管理的數字資產基金規模也已經超過了100億美元。

但華麗背後,市場陷入熊市後的加密基金早已風光不在。回報減少、周期拉長,無法收回成本的情況越來越普遍,凜冽寒冬中加密貨幣基金們也在咬牙度日。

加密基金蜂擁進場 

緊鑼密鼓部署投資矩陣

根據加密基金統計機構 CryptoFundsList 最新報告,目前投資加密領域的基金總數共計已經超過了 900 家。

全球加密基金虧損已超70% 赤字跨年或成必然

其中專註於加密貨幣領域投資的基金約556家,有400多家是在2017年以後成立。

全球加密基金虧損已超70% 赤字跨年或成必然

另外有380家是傳統基金,主要是風險投資基金,開始涉足代幣化區塊鏈項目。其中350家是自2017年初以來成立的。據介紹,這些傳統基金多數通過傳統投資方式,在前種子輪、種子輪、A 輪融資的方式投資於區塊鏈初創項目,當然,有時候也在代幣私募輪介入。

全球加密基金虧損已超70% 赤字跨年或成必然

總體來看,今年以來加密貨幣和區塊鏈基金數量繼續呈增長趨勢,增速稍微放緩。

大多數基金(約70%)專註投資處於非常早期的項目。針對非常早期的區塊鏈項目,這些基金進行了共計 4,500 筆投資,其中超過 25% 的基金還沒有發幣。

另外,約 13% 的基金專註於投資流動性很高的數字資產。

其餘約 17% 的加密基金,既投資早期區塊鏈項目,同時也投資於流動性較高的加密資產,同時管理加密貨幣的主動倉位和被動倉位。

全球加密基金虧損已超70% 赤字跨年或成必然

據統計,近半數(42%)的投資基金來自於,其次是歐洲、中國。從資金流向上看,美國基金主要投資於美國本土項目,他們 57% 的投資流向了美國本土項目。

歐洲加密基金在美國項目中的投資也相當於其歐洲項目投資額的兩倍。

中國的加密基金和新加坡的基金也多投向新加坡,由於新加坡監管政策較為寬鬆,對很多項目而言,新加坡是一個很理想的註冊地。

全球加密基金虧損已超70% 赤字跨年或成必然

此外,報告還顯示,加密基金在投資業務方面也涉及行業眾多領域,矩陣部署不斷擴大,包括對加密貨幣、各種區塊鏈基礎設施項目及應用Dapp的投資。

全球加密基金虧損已超70% 

赤字跨年或成必然

加密貨幣價格在今年大部分時間都處於熊市中,並且世界大部分地區的監管不確定性持續存在。基金投資領域當然也受到影響。

根據美國對沖基金數據研究機構(Hedge Fund Research)的官網最新統計數據,區塊鏈和加密貨幣基金自2018年初以來已經虧損了約70%。

該機構提供了HFR區塊鏈指數和HFR加密貨幣指數作為數據分析參考。

其中,“HFR區塊鏈綜合指數” 綜合反映基金經理投資加密貨幣和區塊鏈等分布式賬本技術的表現。由專註於投資加密貨幣和區塊鏈基礎設施的資金組成。

區塊鏈基礎設施的基金投資管理人通過投資開發區塊鏈和其他分布式賬本技術的公司獲利,這些技術能從根本上實現支付、銀行業務、市場交易結構、物聯網(IoT)、醫療保健、匯款、供應鏈、數字身份等場景的去中心化。

加密貨幣基金投資管理人利用各種基於比特幣、以太坊和其他數字貨幣的交易策略從中獲利。

HFR加密貨幣指數則單獨反映上述基金經理投資加密貨幣的表現。

全球加密基金虧損已超70% 赤字跨年或成必然

11月基金指數表現

數據顯示,HFR區塊鏈指數和HFR加密貨幣指數今年的收入回報率(ROR)均虧損約30%,年初至今回報率(YTD)均虧損約70%。

全球加密基金虧損已超70% 赤字跨年或成必然

HFR區塊鏈指數歷史表現

全球加密基金虧損已超70% 赤字跨年或成必然

HFR加密貨幣指數歷史表現

從歷史數據看,2015年兩個指數的年度回報率接近50%,2016年接近110%,2017年高達2900%,而今年則大多時候呈現赤字,截止到11月,回報率已跌近70%。

全球加密基金虧損已超70% 赤字跨年或成必然

HFR區塊鏈指數值歷史表現

過山車式的回報率很能表現行業這幾年的發展狀態,今年以來,指數值基本呈一路下跌趨勢,12月數據雖然還未知,但鞭妹分析,即使本月回報率呈現增長,也很難挽回70%的頹勢的2018年勢必要赤字收尾了。

甚至不少業內人士認為甚至2019年也都將處於市場寒冬。

全球加密基金虧損已超70% 赤字跨年或成必然

即使如此,在Hedge Fund Research的報告中,鞭妹觀察到,今年HFR區塊鏈綜合指數值仍遙遙領先於標準普爾指數,這似乎讓一些投資者雖身處熊市,但仍然對市場保持樂觀。

投資市場恐懼升級 

35家加密基金宣布破產

2017年12月是大多數基金的最後投資時間,這也與幣圈牛市至頂時間相吻合。從以上鞭妹獲取的數據看,自那以來,全球基金的資產凈值就開始走下坡路。

據鞭妹了解,一些基金正因為其高水位提成條款開始關閉。

高水位提成法是基金合同中的一項條款,指只有基金業績超過了該基金歷史最好水平,基金經理才能提取業績報酬。如果加密基金的凈資產價值高於之前的任何投資期,基金經理就能收到績效費用(通常是加密基金利潤的20%)。

這意味着一些基金經理2018年幾乎收不到太多績效費用,個人經理的收入也大幅降低。

基金經理在將基金的凈資產價值從當前水平提高2-4倍之前不會收穫到任何績效費用。

但實際上在2020年之前很難實現這樣的利潤水平。

在這種情況下,基金經理缺乏財務激勵,將導致許多基金選擇關閉並將資金返還給投資者。他們很可能會退出幾個月甚至一年,然後建立一個沒有高水位條款的新基金。

本月早些時候已有消息稱,自今年年初以來約有5%的加密對沖基金倒閉,剩下的對沖基金正在探索新的投資策略。

據Crypto Fund Research報告稱,大多數加密貨幣與2017年12月或2018年1月的歷史最高點相比下跌了80%。在追蹤的633隻基金中,自2018年初以來已有35家加密貨幣基金宣布破產,佔比5%。

也有媒體猜測,2018年加密貨幣對沖基金也可能面臨轉型,有資料顯示,在未來8個月內,10%的對沖基金可能會關閉。

目前已有幾家基金關閉,其中一項基金稱考慮到“潛在的監管和市場風險”,決定退還投資者存款。

“新資本已經放緩,即使是像我們這樣的高配置基金,”總部位於美國的MulticoinCapital基金的聯合創始人Kyle Samani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告訴彭博社。

除了對市場健康情況的考慮,監管不確定性似乎也在推動市場情緒的轉變。正如此前有消息稱“美國證券交易委員(SEC)會正準備對100家多對沖基金進行檢查。

彭博社報道,目前美國的基金運營商普遍表示仍不清楚他們是否真的完全符合合規標準。

每一個新領域的出現往往會有很多人蜂擁而上,比如互聯網,電商,人工智能。投資者們來不及細想就需要快速把資金跟上,唯恐錯失先機。

加密貨幣和區塊鏈基金也崛起於這種浮躁中,而今熊市的一潑涼水不失為提供了一個好機會,讓眾人放慢腳步,審慎了解技術、項目和長遠發展,確定是否要重金加持。

加密貨幣和區塊鏈基金也崛起於這種浮躁中,而今熊市的一潑涼水不失為市場洗牌提供了一個好機會,投機者開始退場,真正做事的人可以專註於尋求創造可持續的價值。

在一切好轉之前,情況可能還會變得更糟,但來年可期!

本文來自BiaNews,本文觀點不代表格時財經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資訊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資暗示。鑒於中國尚未出台數字資產相關政策及法規,請中國大陸用戶謹慎進行數字貨幣投資。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聯繫我們

郵件:dgwindow@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