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時財經首頁
  2. 新聞
  3. 資訊

EOS節點再起衝突 中心化公鏈特徵凸顯 Block.one應負何責?

11月21日,EOS最大的投票代理人ColinTalksCrypto在其Twitter上提到,現階段排名EOS節點第52位的EOShenzhen被指控創建多個EOS帳戶並違反相關規則。隨後EOS的節點 EOS New York也注意到此問題,並在28日發布消息稱已經發起撤銷上述6個節點資格的提案。

“同樣的網站設計。相同標題的字體。同樣不存在的信息。他們是同一個BP(區塊生產者)。” ColinTalksCrypto分析認為。

EOS New York則在Twitter提到,Eoshenzhen創建的帳戶有eosunioniobp,stargalaxybp,eosathenabp1,eosrainbow,eoszeusiobp以及Validatoreos(它們均用eoshenzhen@gmail.com註冊)。

“目前這些節點尚未吸引足夠的選票,無法成為排名前21位或“活躍”的區塊生產者。他們幾乎沒有權力來影響EOS發展,但他們正在收集財務獎勵-每個帳戶每天多達300美元的EOS。”ColinTalksCrypto分析稱。

有業內人士分析稱,實際上EOS的章程及區塊生產者協議並未明確禁止區塊生產者創建多個帳戶,但這樣做會破壞相關的規則和EOS本身的公平性。未來EOS可能會發起投票來撤銷其節點資格。

 

投票機制存漏洞

一些EOS用戶主張永久更改EOS的投票系統:“一枚一票”政策將確保對單個區塊生產者的投票比對多個區塊生產者的投票具有更大的權重。從理論上講,這將有效阻止節點之間相互勾結和其他形式的不法行為。

根據 EOS Authority 數據,截至11月29日,總共7.26萬個帳戶進行過投票,投入約4.2億枚 EOS,占 EOS 總發行量的42%。另一組值得注意的是數據是,EOS投票賬戶中,約有3萬是使用投票代理的選民,而代理投票的EOS總數達到3.23億枚,占其總票數的76.9%。

提到投票,不得不提一下EOS的投票機制。EOS在其白皮書中提到,使用的是BFT-DPoS共識機制。該機制通過社區投票選舉21個超級節點,79個備選節點來維護EOS網絡,為EOS 網絡提供算力、帶寬以及存儲支持。EOS主網2018年6月上線後,用戶在錢包內進行投票操作,投票給自己認可的超級節點。

而在其投票規則中提到,一個EOS代幣代表一票,一票最多可同時投 30個候選節點,每個候選節點最多獲得1票,用戶可以隨時修改已投候選節點,也可以隨時贖回抵押的EOS,申請贖回的EOS需要大概3天時間才會退回賬戶。

為了讓那些持有選票又不知該如何投票的用戶參與進來,在EOS生態內,除了常規的用戶獨立投票外,又產生了一種叫做投票代理的投票方式。即EOS持有者可以選擇信任的代理,將EOS的投票權委託給投票代理,讓其代替投票。

“數量龐大的代理投票數及一票三十投的投票機制使得節點之間多了很多操作空間,使得業內很多大交易所能夠迅速上位,成為超級節點。”業內觀察者王子鳴對鏈上財經如是說道。

據鏈上財經統計,目前超級節點中有多個交易所節點,其中不乏火幣、OK、ZB及Bitfinex這樣的業內知名交易所

以目前超級節點排名第一的火幣礦池(eoshuobipool)為例,2018年9月,EOSONE發布一篇名為《火幣礦池節點賬戶數據 20180911》的文章。內容中提到火幣利用扶持strongmonkey、greencapital、cochainworld、eoschaintech、eossixparkbp、eosorangeeos、voldemorteos7 個備用節點,月入至少 170 萬人民幣。

此外,該文章還提到,除了火幣自己控制的 eoshuobipool、cryptokylini、eosiosg11111、cochainworld、eospaceioeos 這 5 個節點,火幣將票投給其餘 20 個節點。這 20 個節點中,16 個節點與火幣互投,剩下 eosgenblockp、eosbeijingbp、eoseouldotio、eospacificbp、eoslaomaocom 這 4 個節點未回以投票。

此消息曝出更是印證了一票多投的根本弊端。在很多人眼裡,一票多投已經成為大型交易所和資本方之間相互勾結,相互串通的罪惡之源。

也正是基於上述問題,Block.one CEO Brendan Blumer曾在電報群中提到,一票一投可增加投票人數,促成一個更健康的投票環境。2019年10月,EOS創始人BM(Daniel Larimer)也對外表示,可以將投票機制更改為一票一投,一個 EOS 只能給一個節點投票,當然每個 EOS 賬戶可以給多個節點投票。

實際上對於投票機制改革,EOS內部也有分歧。EOS Beijing 聯合創始人孫玉石曾表示,從大方向上來看,投票選舉是一個系統工程,也是多方面的原因促成現在的局面,僅依靠單點改造,變更投票權的數量就想解決系統性的問題不大現實;

“即使一票一投可以降低大戶進行大量節點控制的局面,但是一票一投也增加了大戶的投票實力以及用戶投票時的選擇性難度。”孫玉石補充道。

截至目前關於投票機制的改革提案仍未有定論。

實際上,此次爭端只是EOS東西方節點之間矛盾的一個縮影。

EOS節點再起衝突 中心化公鏈特徵凸顯 Block.one應負何責?

節點矛盾加劇

2019年8月,去中心化版維基百科Everipedia首席信息官Larry Sanger發布推特表示,EOS如果被中國財團中心化控制的話,將放棄開發DAPP。EOS主網於2018年6月15日凌晨1:50上線,Everipedia是該網絡上線的第一批DAPP項目。由於EOS特定的DPoS機制設計,其控制權被掌握在21個超級節點中,而這21個超級節點曾有17個或被中國團隊或財團控制,佔比高達80%。

而在國外社區中,Everipedia 的言論引來不少人的共鳴,有 reddit 網友表示中國節點相互聯結利息與換票現象的存在,是 EOS 當前面臨的最大威脅。

國外節點 EOS Amsterdam 社區負責人 Brian 也曾公開表示,相比於交易所控制超級節點,中國節點的強勢更令其憂慮。

“EOS 如果需要網絡活躍、更安全更快,節點分布必須全球分散”。Brian表示。

針對Everipedia的言論,李笑來曾公開回應稱,“沒有我,哪有EOS啊?五年前就投資了BM,接連投了四次,白求恩啊?現在又說中心化在中國財團了,好像它們(Everipedia)在哪兒建都能成功似的”。

這場風波也引來了Block.one CEO Brendan Blumer(BB)與 BM的關注。隨後不久,BB 發推表示,EOS 是全球用戶共同民主化治理的社區。EOS 的初衷是與用戶群體不斷進化和前進,不分種族、國籍和地區,一視同仁。BM 也回應“EOS 超級節點中心化”稱,中國的節點不是一個人,也不是一個單一的實體。不妨說所有加密都是集中的,因為它們是由人類控制的。

這段看似偏不偏不倚的言論,卻很難解決雙方之間的矛盾。

“利益之間的博弈,新崛起的中國節點確實影響了西方節點的利益。”王子鳴分析認為。

據鏈上財經統計,據eospark統計,截至11月29日的21個超級節點中有9個中國節點,是全球EOS第一大國。

 

中國威脅論甚囂塵上

“Block.one本質上是西方企業,很難不受到西方媒體及輿論的影響。他們實際上已經有了站隊的想法。”某EOS節點負責人王旭對鏈上財經表示。

11月13日,EOSIO軟件開發商Block.one在官方博客上發布《Block.one將開始為EOS公有區塊鏈升級進行投票》。Block.one將參加投票以支持EOS公共區塊鏈升級。同時將公開參與社區對話,並分享和評論該機構認為可以積極改善EOS網絡的治理,性能和整體競爭力的想法和建議。

此外,Block.one CEO Brendan Blumer還重點提到,自2017年6月以來,Block.one觀察了全球許多公有區塊鏈的網絡運營和治理,了解和學習如何最大程度地提高性能,對齊方式和可靠性。現在,我們準備開始發揮應有的作用,重點是繼續支持EOS網絡的健康升級,以實現這些目標的迭代改進,而全球監管機構強調的目標是最大程度地分散權力。

據鏈上財經統計,目前Block.one擁有EOS代幣數量9670萬個,市值約為2.57億佔總量的9.31%,仍然是EOS持倉第一大戶。

據Coindesk報道,網絡上支持率最高的BP(區塊生產者)目前獲得的EOS票數還不足流通量的3%。這就意味着Block.one控制了大量的代幣,其在開始投票時,將導致BP候選者迅速縮小到30位以內。

此外,還有長期業內觀察者表示,未來EOS可能會成為瑞波2.0。

Coindesk還提到,某reddit網友分析了創始區塊中各個錢包的餘額狀況,結果表明99%的EOS持有者控制了14%的代幣。持幣量排名前1000位的錢包控制了85%的幣。因此,這個網絡依然是由最富有的用戶控制的。

“有很多人認為,Block.one此次下場就是為了所謂的平衡東西方實力,Block.one本身的代幣持有量及其影響力是決定性的,在很多時候甚至可以改變某些決策,而這往往對EOS社區化發展是致命的。”王旭表示。

“既當裁判又當球員,這本來就存在重大隱患。同時對於東方節點來說也不是什麼好事。”王子鳴也提到了相似的觀點。“作為社區化的公鏈,既然已經設計好了遊戲規則,就應該遵守。Block.one如此做一定會重啟大家對其中心化公鏈的質疑。”

 

核心規則不穩定

作為全球知名公鏈社區EOS的背後掌控者——Block.one在社區治理層面一直飽受質疑,屢次破壞自己設定的規則。

甚至有用戶戲稱,EOS最大的問題就是要不斷適應新的規則。

提到EOS治理,就不得不提ECAF(The EOSIO Core Arbitration Forum,中文稱仲裁機制),作為EOS獨創的有別於他的區塊鏈系統的治理體系,是EOS憲法中被定義的具有超級權限一個機構,據了解在臨時憲法中(共計17個條款)有4條和仲裁有關,可見當時該仲裁機制,在EOS系統中所扮演的地位。

依據EOS憲法,ECAF指在幫助糾紛雙方達成協議,解決爭端,並最終裁決,然後交由投票產生的21個超級節點去執行。而具體運行方式不在詳述,可以簡單理解為現實中的“法庭”。

ECAF由向社會公開招聘獨立、公正、和比較專業的人士來組成,且每一個仲裁員的任命需要來自節點、社區、本法庭三方中兩方的核心權力批准後才能勝任,也保證了其“質量”的可靠性。

而對EOS而言,仲裁“人治”補充了保證了法律最大的作用,並對作惡者進行審判。尤其在發展早期,由於代碼缺陷和治理經驗不足,類似EOS賬戶被盜等侵害用戶權利的情況下,對作惡者起到了威懾的作用。

但就是這樣一個被BM寄予厚望的仲裁機構,在處理第一起案件時就出現問題,並以此為導火索,在其短短8個月後就宣告廢除。

2018年6月19日,EOS核心仲裁論壇仲裁了EOS憲法史上第一個案件:簽署仲裁文件,凍結疑似被盜的7個賬戶。(案件代碼:ECAF_Arbitrator_Order_2018-06-19-AO-001)。

據公開信息披露,由於這次凍結事件是首例,導致整個社區出現了很多質疑的聲音。

6月23日,該事件再次發酵,ECAF授權BP再次凍結27個EOS賬戶。引起了社區共識更大的爭議。他們認為ECAF的權力過大,肆意凍結用戶的賬戶(哪怕是被盜的)。違背了去中心化和“Code is law ”(代碼即法律)理念。

根據ECAF的程序,應該是當事方提出仲裁—法庭審理—下達仲裁命令,節點們執行命令。

但實際上此次事件並沒有按照此流程進行。在當事方提交了仲裁申請後,ECAF 也沒有要求凍結雙方賬戶。連節點們都在追問此事的進展。

令人驚訝的是,此後不久,ECAF發布公告稱表示現在規則不完善,ECAF 不能作為仲裁的角色來治理,所以不會下命令。

上述案件的最終結果是,部分節點內部溝通後決定先不經過ECAF,直接凍結了賬戶,逼着 ECAF 下了仲裁命令,這才解決了問題。6 月 18 日節點們凍結了賬戶,6 月 19 日,ECAF 的命令才下來。

雖然事件看似得到了解決,但EOS用戶以及EOS節點對於ECAF的作用和價值卻充滿了質疑。

“那段時間,EOS內部對於ECAF仲裁員的入選規則不透明,執行效率低和流程的不健全等問題一直在爭論,事件發展到最後已經有人提到想要廢除這個機構了。”王旭回憶道。

與此同時,BM也展現出了其善變的態度。他表示,就有關被盜秘鑰如何解決爭議上,他的正式意見是,不應採取任何行動。

而在ECAF的角色定義上,“ECAF對節點來說並不是權威性的存在,除非節點認同他們的契約。ECAF同時也會被契約限制,選民應慎重選擇那些身負契約義務的節點。”BM表示。

BM並沒有想好ECAF與節點之間的關係,同時ECAF本身的機制也是不透明不完善的,所以結果是註定的。

2019年1月11日,由freeos4decaf提交公投提案,廢除EOS核心仲裁論壇ECAF,然後由超級節點通過而宣告結束。

最終EOS治理機制還是成為超級節點之間的博弈,規則就是21個BP中有15個同意,那麼該項決議就通過。但目前,EOS尚未通過一項用於治理協議的憲法,因此其BP解決衝突的方式還沒有官方規則可以參考。

如今的EOS還無法實行美好的三權分立制度。它缺乏美國政府那樣對立法權司法權行政權的明確劃分,甚至連最核心的憲法都極不穩定。社區的公民成了毫無參與感的看客,共識只屬於那些有能力投票的人。而超級節點的競選實際上已經違背了去中心化思想,成為各個勢力間的博弈。

而對於EOS的主導者Block.one而言,EOS的內部如何其實並不重要,作為公司機構,商業盈利或者說是幣價的提升才是最值得關注的。

(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本文來自鏈上財經,本文觀點不代表格時財經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資訊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資暗示。鑒於中國尚未出台數字資產相關政策及法規,請中國大陸用戶謹慎進行數字貨幣投資。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聯繫我們

郵件:dgwindow@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