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時財經首頁
  2. 新聞
  3. 資訊

Facebook內部已經在用天秤幣,其他創始公司尚未繳納會員費

Facebook內部已經在用天秤幣,其他創始公司尚未繳納會員費

2019年即將過去,在這一年中最大的互聯網爭議可以說就是Facebook謀劃的數字貨幣天秤幣,Facebook準備讓天秤幣成為一個擺脫全球政府監管體系的自由貨幣,讓網民實現自由支付轉賬,但是天秤幣遭遇了監管部門的批評和質疑。

據外媒最新消息,在外界爭議當中,天秤幣正在悄然推進,其中Facebook內部已經開始使用天秤幣。天秤幣屬於數字貨幣中的“加密貨幣”,交易數據存放于海量設備組成的全球區塊鏈網絡,沒有一個中央發行機構或者中央交易數據庫。法定貨幣兌換的加密貨幣並不是新事物,但是Facebook依靠四大社交網絡擁有20多億用戶,如此龐大的用戶規模,再加上Facebook過去不計其數的侵犯個人隱私醜聞,引發了全球監管部門和央行的警覺。

協會經費

據國外媒體報道,天秤幣的官方運營機構是天秤幣協會,目前天秤幣協會仍然由Facebook提供運作經費。

一位消息人士透露,這家由Uber、Spotify和Coinbase等21家公司組成的天秤幣協會的創始成員尚未向該組織匯交1000萬美元的最低會員費,儘管他們過去承諾這樣做。

據推測,考慮到目前監管部門的反對聲浪,創始會員們首先要看這個項目是否真的有希望啟動。

開始使用

另外,Facebook員工已經開始使用天秤幣了。Facebook之前設立了Calibra部門來開發天秤幣數字錢包和其他服務,在這個團隊中,如果某個員工開會遲到,這個人將被開出天秤幣罰金,不過這些天秤幣的記錄存在於一個“測試網絡”上,沒有法定貨幣儲備基金的支持,所以它們基本上是一種小範圍的壟斷貨幣。

Clibra部門的產品副總裁凱文·韋爾告訴媒體稱:“我經常遲到,所以我一直在罰錢。”

編程語言

之前,天秤幣協會高管表示,雖然遭遇了一些反對聲,但是他們仍然會推進協會的工作,包括招聘工作人員,啟動早期的技術開發工作,以便未來構建全球性區塊鏈網絡。

據報道,天秤幣最重要的技術之一是一種叫做“Move”的新編程語言,這種語言旨在安全地移動與區塊鏈相關的數字資產。

薩姆·布萊克希爾是Facebook公司的一名軟件工程師,也是天秤幣網絡的架構師之一。他表示,“Move”這個編程語言的名字並不是來自於Facebook的企業座右銘“快速行動,打破常規”(Move Fast and Break things),相反,Move指的是一個叫做“移動語義”的深奧編程概念。

生態系統

根據Facebook的設計藍圖,天秤幣並不隸屬於Facebook,加入協會的企業都能夠自行開發天秤幣數字錢包或者支付服務,各自開拓收入渠道。這些數字錢包之間是競爭用戶的關係。不過,依靠龐大的社交網絡用戶規模,Facebook正在開發的數字錢包Calibra勢必佔據優勢地位。

據國外媒體報道,分析師認為,如果Calibra允許第三方開發者為錢包建立他們自己的數字貨幣功能,商業影響將是巨大的。

加拿大皇家銀行資本市場部分析師扎卡里·施瓦茨曼(Zachary Schwartzman)表示:“我們認為,這種新的金融基礎設施可以被視為類似於蘋果10年前向第三方開發商推出iOS操作系統(開發接口)。換句話說,Calibra對Facebook的重要性就像蘋果手機對蘋果一樣。”

Facebook曾計劃在明年年中推出天秤幣,但是面對巨大的政府監管阻力,這一時間表是否還有可行性需要打上問號。

之前,天秤幣協會中最重要的一批支付行業公司集體退出了項目,包括PayPal、萬事達、維薩、Stripe等,目前留在協會中的主要是一些側重於天秤幣消費使用的互聯網公司,金融屬性不足。

美聯儲炮轟

據外媒消息,就在本周三,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官員萊爾·布雷納德對Facebook的天秤幣數字貨幣項目發起了猛烈抨擊,稱該項目面臨“一系列核心法律和監管挑戰”,包括明確該項目將如何與一攬子法定貨幣資產掛鈎。

布雷納德說,Facebook認為天秤幣是一種“穩定貨幣”——一種與政府支持的貨幣或其他可靠資產相聯繫的數字貨幣,以避免比特幣等純加密貨幣的劇烈波動——這一概念仍未得到證實,消費者的一系列權利尚不明確。

布雷納德:“如果Facebook繼續發展天秤幣計劃,它將把代表全球三分之一以上人口的活躍用戶與不透明地與一攬子主權貨幣掛鈎的私營數字貨幣發行結合起來。如果沒有必要的保障措施,全球規模的穩定數字貨幣網絡可能會給消費者帶來風險。”

全球各國央行正在討論如何管理數字金融技術的創新,尤其是比特幣使用的分布式記賬系統(即區塊鏈網絡)。一些分析師認為,各國央行最終發行自己的數字貨幣是不可避免的。

布雷納德說,天秤幣技術具有降低成本和加快匯款速度的潛力,確實有優勢。但是基於法定貨幣的其他虛擬產品同樣也有這個優勢。

她說,加密貨幣仍然必須清除障礙,包括欺詐的可能性以及它們在洗錢等犯罪活動中的用途。布雷納德說,與加密貨幣相關的盜竊和欺詐損失估計已經翻了一番多,從上一年的17億美元增加到2019年的44億美元左右。

“考慮到利害關係,任何全球支付網絡在運營前都應該達到法律和監管保障的高門檻,”她說。

本文來自騰訊科技,本文觀點不代表格時財經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資訊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資暗示。鑒於中國尚未出台數字資產相關政策及法規,請中國大陸用戶謹慎進行數字貨幣投資。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聯繫我們

郵件:dgwindow@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