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时财经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澳本聪首次发文自证:我曾是中本聪

澳本聪首次发文自证:我曾是中本聪

作者:Craig Wright 译者:区块律动 0x5

本文系 Bitcoin Satoshi Vision 社区的主要领导人物 Craig Wright 撰写,文章于 2 月 8 日发布于 Medium。作为 BSV 的核心人物以及传闻中的「比特币发明人中本聪」本人,这是 Craig Wright 历史上第一次公开承认自己是「中本聪」

本文由区块律动 BlockBeats 译者 0x5 为各位翻译,文章中提到了 Craig Wright 为什么离开比特币,为什么作为「中本聪」却不展示签名来自证身份等。请继续阅读……

我在 2015 年的 10 月搬到英国。对澳大利亚,我还是有感情的。所以经常在澳大利亚和英国两地来回飞机往返,但是我的家已经落在了伦敦的温布尔登。

在 2016 年,我穿着高领毛衣,在演讲台上侃侃而谈。PR 部门希望当我站在世界的聚光灯下时,成为大家所期望的科技天才,其实说白了就「史蒂夫·乔布斯」的山寨版。之所以说是山寨版,是站在当下,回望我一路走来的路,跟史蒂夫乔布斯的生涯相比完全是南辕北辙。

史蒂夫乔布斯创业之后,被其他人踢出局,成为局外人,屡屡被拒绝,每一天为实现自己梦想中的东西而不断努力奋斗。而我自己所写的这个「山寨版史蒂夫」的故事呢?我每天所做的事情,完全是违背我自己的初心,但是我还拼命地想要在这个尴尬的夹缝中站稳脚跟。

澳本聪首次发文自证:我曾是中本聪

我必须承认,是我选择将自己包装成所谓的主流科技精英形象,而我也没有勇气喊停。又或者我确实喊过停,但是发生在(又或是几乎接近于)最为错误的时刻。

我喜欢穿衬衫,打领带,挺舒服的。我有足够多的财富,想怎么穿都行,我就想做一个穿西装三件套的 Nerd。但是我不想强迫让我的团队跟我一样也穿衬衫打领带,因为我知道这是我个人的选择。

2010 年的年末,以及接下来的时间,对我来说真的是有够艰难。我的生活中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情形急转直下。比特币并没有成为一个方便匿名转账交易的电子系统,而我也极力反对那些在法外之地进行运作的投机之徒。我曾经为赌场工作过,甚至还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上帮助 Lasseter 上线了它的线上赌场。在这里要强调的是:很多人不知道的一点是:赌场是有分持合法营业执照的,以及没有营业执照的。我所服务过的那些赌场都是有执照的,其运营都是完全在法律框架范围内的。

澳本聪首次发文自证:我曾是中本聪

我不喜欢「维基解密」,从来没有欣赏过阿桑奇的任何做法。更为重要的是:我极力的反对黑市以及其他投机型市场的存在。RossUlbricht(世界著名的地下网络交易站点丝绸之路的主要创办人)以及他的同党们,本身就是罪犯,没什么好解释的,他们完全不是什么自由斗士,自由主义者,他们其实就是成群的秃鹫,而比特币的出现,恰恰正中他们下怀,让他们变的更加棘手,难以对付。

就目前而言,比特币既没有规模化的增长,而且还很容易被其他人扭曲和利用。稍后我将公布一系列的技术研究资料,作为我在开发 Bitcoin[1,2,3] 之前研究工作的延伸。其实在我看来,比特币最难的地方,并不是目前大家关注的那些技术部分内容,而是比特币本身的目的已经被大家搞错了。人们对比特币产生了极大的误解!

比特币的设计,从一开始就没有想着成为一个将政府去除掉的「无政府主义」系统。它确实是促进商业和贸易的发展,但是这一切都是在法律运行的框架范畴之内的!

任何一个区块链,它都是可控,且在它所在的地方,适应于当地的法律框架的。它不会妨碍政府收税,不会干掉银行,它从一开始的设计目的本身就没有这些内容。

在满足了法律种种规定的前提下,区块链是可以实现私密性的。反过来,如果在交易中某一方违反了法律,那么要做到回溯追踪其实也是易如反掌,因为在区块链中留下了一条完整的审计路径。

过去出现了很多类似的技术产品,很多人都不知道,要真正理解它们的人更是屈指可数。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一个极具匿名性的电子现金系统 Digicash 被开发出来,之后,在此基础上,很多类似的电子交易系统都纷纷涌现。

DigiCash 创办于 1989 年。不同于比特币,它是基于一个完全匿名的模型上的(比特币是采取「化名模式」)。这个结算系统采取 DgiCash 作为支付手段;而比特币使用的是一个开放式的,化名的分布式模型,其中多组矿工之间为了验证交易而展开竞赛,胜出者收取一定的费用。

在 DigiCash 中,居于中心的结算公司 DigiCash 来探测是否有二次支付的现象。而在比特币中,问题的解决方式是引入竞争性的验证来阻止二次支付的出现。

之后,DigiCash 倒下了,因其扮演着中心结算的角色,整个系统随之彻底瘫痪。这也带来了显而易见的问题,如果存在单一的结算中心,那么整个系统的存在都维系于此。

而比特币就把这个问题给很好的解决掉了。它内部任何一个参与方的倒掉,都不会拖垮整个系统。之前,Chaumian 的 eCash 电子货币就能很好的嵌入到比特币代码当中。我很清楚这一点,之前还为此申请了专利,接下来当技术方案成型后我会择时对外公布。现在 eCash 的问题是它采取的是完全匿名的货币,而比特币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但却引来了监管上的问题。

我从来没想着用比特币或者其他类似的系统来便宜罪犯,又或者其他居心不良之人。比特币是一个无法篡改的工具,如果有犯罪分子染指了它,那么在它上面就留下了永久的,无法篡改的证据链。比特币是一个无法修改的数据库,如果政府公正廉明诚实,那么政府没有理由不爱它。

不得不承认,「丝绸之路」以及「暗网」的出现让我大受打击。我需要完善我的技术,对研究工作进行弥补,而如今我已经完成了。

我需要修复我之前技术上所带来的监管问题。比特币的设计目的是方便私人电子货币之间的流通的,它是面向主流世界的,就是给普通人用的,而不是像丝绸之路这样的暗网,所以那时我退出了。

之所以丝绸之路会倒掉,其根本原因就是比特币的设计原理。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一款区块链是对犯罪行为友好的。区块链上的审计路径会保证监管机构顺藤摸瓜,从一个罪犯追踪到另一个罪犯身上。我们已经看到了结果。先是丝绸之路倒掉了,然后丝绸之路 2.0 也倒掉了。然后那些偷取比特币的 FBI 腐败探员也被曝光出来。比特币就是这么阳光,它是揭露阴暗腐败的最有效的工具,不管这种腐败是发生在犯罪组织内部,还是发生在政府内部。

成就比特币和 Metanet 的设计理念,其实可以追溯到 1998 年的项目,那时我将这个项目称为 Blacknet。它绝对不是 Tim May 的产品,尽管我的很多灵感都是来源于他。

我们都是自由主义者,但是我和他最大的不同体现在:他希望开创一个没有政府的未来,而我不认为他是对的。他是没有见过人性中贪婪腐败的那一面,如果对人性不加约束和管理,多么好的工具和产品都会崩塌。

「丝绸之路」的出现,让我觉得之前十年的工作完全化为乌有。对于我来说,比特币就像是我的孩子,我看着我的孩子走入歧途,迷失方向,变得堕落腐坏。

我再次保证,在任何的区块链中,都不存在指向「无政府」的解决方案。任何一种形式的 PoW,或者 POS 又或者两者兼有的混合模式,都是可以被政府监管以及监控的。而我目前所发布(并且已经完成)的开发成果中最妙的地方在于:你越是想让它变得完全匿名(而不是化名),那么它就越容易被控制。你越是想要得到一款类似于 Zcash 或者其他专门用于犯罪交易的货币,最后的结果就是你不得不丧失更多个人的隐私信息。

闪电网络的诞生(比特币核心开发组 Core 团队开发)

我们的经济活动的本质就是信息的流动。比特币在过去是获取数据,提升价值的手段和工具,但是它现在是一个信息商品,进而才获得了价值。

在这种扭曲的产品价值逻辑中,闪电网络被创建出来。

它之所以出现,完全是因为丝绸之路 2.0 的倒掉。链下渠道的开发,使得信息可以被删除,这一切设计的初衷只有一个:逃避法律的制裁。于是丝绸之路 3.0 出现了,但即便如此,他们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无济于事。

这也是为什么 Core 团队(比特币核心开发组)一直反对将比特币扩容,将其大小控制在 1.0 MB 以下。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要添加 Segwit 以及做出其他一些纯粹无知,且一点也不安全的变动。十年前我就跟同样的这批人说过原因了,当时被弃用,而如今又添加回来了。

所有想要带比特币走向歧途的尝试,所有想要交易非法用品且不留任何记录的尝试,最后都会落得一场空。

签名,然后我们将相信你……

Core 团队现在要我签名,这里面存在很多的不利影响,在这里我不愿意谈及,只有少数几点我以后会谈。你想要看我的秘钥,好吧,你这就像是看我的银行账户一样。这么做的话,就完全违背了比特币当初设计的初衷。我真的压根不在乎你到底怎么看我,猜我到底有没有秘钥。信息的不对称性难道不是这个网路最有趣的地方吗?我享受这一点,并且愿意保留我自己的秘密……

诸如比尔盖茨,马克扎克伯格这样的人物,众所周知,拥有大量无法变现的财富。他们所没有透露的是:有多少的财富,他们可以自己亲手配置。

但最为重要的是:我为什么要做这一切?又或者容我多问一句:我这么做能获得什么好处?你看,这就是咱们在谈一份合同,你那边没有任何我想要的东西。不好意思,这就是当下的处境。信息不对称,让我有了博弈的资格,我可以考虑出手或者不出手,但是你能给我提供什么呢?

Gavin 知道我有这些早期的秘钥,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如果我为其中一些产品签名,而不对另外的一些签名,这也是我的选择。我可以这么做,但我肯定要拿到一些我所在乎的东西,而这绝对不是金钱。

如果我签名了,那么下一轮针对我的攻击就太简单了:是我偷了这些秘钥。所以不管我怎么做,社交网络都不会接纳我。通过比特币,我看清了这个世界。我们是财富的管家,我们不拥有它们,它们拥有我们。我们每天都在献祭,促使信息能正确的流动,我们不要把自己想的太高大上了,以为自己是搭建促使这个世界运行起来的信息管道的管理者。

更为重要的是:外界的攻击,自我的心态,这一切也不重要。最为重要的是:开发出什么东西出来了?

我会开发更多的东西吗?像是一只猴子一样在舞台的钢丝上蹦蹦跳跳?不,我不会这么做。这样做会浪费我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开发真正有价值的东西,这样做会让我只在维系于名望的那根钢丝上表演。不,我不会这么做。真正有意义的创造才是唯一的救赎之路。创造。

在这一路上,我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没有 Hal,代码估计会一次又一次的崩溃掉。我在这里不会把每一个帮助我的人的名字全部列出。

因我的想法,比特币出现了。这是我的设计,这是我的杰作。保证它不会被犯罪分子所扭曲颠覆,一直以来都是我肩上的责任。

我,曾是那个中本聪。

本文来自区块律动BlockBeats,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格时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联系我们

微信:8467915

邮件:8467915@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