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EP 如何“于变局中开新局”?

文︱艾森斯

这个8月,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简称“CBDC”)再次成为全球范围内讨论的热点问题。

从国内来说,中国人民银行研发的数字货币,即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工具(Digital Currency/Electronic Payment,简称“DC/EP” )按下“加速键”,跑出了“加速度”。

从全球范围来看,据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简称“BIS”)今年1月发布的数据显示,全球66家中央银行中,有80%正在研究数字货币,10%的中央银行即将发行本国的CBDC。

8月24日,BIS在其发布的《CBDC的兴起:驱动因素、方法和技术》报告中称,2020年是CBDC真正起飞的一年。BIS的数据还显示,2020年CBDC吸引了全球的目光,人们对CBDC的互联网搜索将超过对BTC和Facebook Libra的搜索。

分析人士认为,在全球贸易局势紧张、投资大幅缩减、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以及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升级等多重因素作用下,这将无疑是DC/EP“转折点”,在未来还可能会产生更加深远的影响。

CBDC竞赛升温

随着各国CBDC的不断展开,尤其是5月28日数字美元基金会与全球咨询公司埃森哲共同打造的数字美元计划公布了首份白皮书后,全球CBDC竞赛日趋激烈。

近日,BIS在《CBDC的兴起:驱动因素、方法和技术》(网址:https://www.bis.org/publ/work880.htm)报告中指出,鼓励各国央行努力适应数字支付挑战,CBDC将会是未来重要的解决方案。

DC/EP 如何“于变局中开新局”?

BIS发布《CBDC的兴起:驱动因素、方法和技术》报告。数据来源:BIS官网

该报告显示,数年来,世界各地的中央银行一直在研究数字货币的概念和设计。其中,荷兰国家银行从2015年开始使用基于DLT的货币“Dukaton”进行内部实验;英格兰银行、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加拿大银行等也在这段时间进行了类似的内部实验;加拿大银行于2016年初启动了“Jasper”(贾斯珀)计划;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于2016年11月在新加坡金融科技节上推出了自己的项目“Ubin”;香港金融管理局(HKMA)于2017年1月推出了“LionRock”项目。此外,全球首次公开宣布的零售型CBDC成果是由瑞典央行进行的,但目前最先进的CBDC项目可能是中国的DC/EP。

据该报告数据,截至2020年7月中旬,全球至少有36家中央银行发布了零售型或批发型的CBDC工作。其中,至少有3个国家完成了零售型CBDC试点,分别为厄瓜多尔,乌克兰和乌拉圭;有6个CBDC零售试点正在进行中,分别为巴哈马、柬埔寨、中国、东加勒比货币联盟、韩国和瑞典。另外,还有18个中央银行发表了关于零售型CBDC的研究,有13家银行宣布正在进行批发型CBDC的研发工作。

DC/EP 如何“于变局中开新局”?

全球CBDC项目分布图。数据来源:BIS报告

7月20日,七国集团(美、英、德、法、日、意、加)决定将就发行央行数字货币(CBDC)展开合作,拟于8月底或9月上旬在美G7峰会上展开讨论。

“全球央行正在加大对于央行数字货币的研究开发力度。”BIS创新部主管科尔说。

BIS认为,CBDC提供了一种新的安全的、可信任的且可广泛使用的数字支付方式。值得一提的是,BIS为央行数字货币构想了一个由中央银行运营的基础设施的两层系统,将其定位为一种补充支付手段,以解决特定的用例和市场失灵,并推动创新。

8月24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简称IMF)在推特上发布了一条关于加密货币的科普视频,该视频称加密货币是“货币进化的下一步”。

IMF前首席经济学家、美国哈佛大学经济学和公共政策教授肯尼思·罗戈夫近日发表题为《新冠疫情是否会让各国放弃现金采用数字货币?》的文章中称,新冠危机加快了无现金化趋势,有关数字货币的官方讨论正在升温。此外,美元的主导地位不仅关乎使用何种货币,而且关乎结算交易的制度,而中国和欧洲在内的世界各国越来越希望挑战这种制度,这些地区正在孕育着创新。

DC/EP落地加速

“中国在数字货币‘新赛道’上有望跑出加速度。”近日,央视财经评论文章中称,目前我国央行数字货币各项测试及准备工作正有条不紊地推进。

据早前发布的消息,DC/EP试点为“4+1”,即先在深圳、苏州、雄安新区、成都以及未来的冬奥场景进行内部封闭试点测试。

该文章中提到,在深圳,数字货币内部测试工作正在有序开展;在苏州,有的公务员已领取用数字货币形式发放的部分工资;在雄安新区,麦当劳等19家公司已开始试点数字货币。未来,数字货币将像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一样随处可见。

而从8月流出的消息来看,DC/EP的推进力度进一步加强了。

8月29日,中国建设银行APP短暂上线DC/EP钱包,引发媒体广泛关注。这是继5月8日其率先流出DC/EP钱包内测界面后,再次赶在工、农、中三大银行之前面世。

经核财经APP了解,用户下载中国建设银行APP后,在搜索栏中输入“数字货币”,即可出现DC/EP钱包界面。

DC/EP 如何“于变局中开新局”?

中国建设银行DC/EP钱包界面。图片来源:中国建设银行APP

接着,用户可在登陆并确认身份信息后开设账户,需要说明的是,此次中国建设银行还对用户账户进行了分类,按其限额办理开通的认证要求也不尽相同。同时,用户条款中还提到了“硬件钱包”,意味着未来可能推出具有存款、转账等功能的硬件设备。

不过,当日傍晚,中国建设银行已关闭了普通用户访问权限,并表示“该功能暂未正式对外提供服务”,仍需等待。

8月14日,商务部官网发布了《商务部关于印发全面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总体方案的通知》。其中,方案中提到,在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及中西部具备条件的试点地区开展数字人民币试点。

8月3日,央行召开2020年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指出,下半年将积极稳妥推进法定数字货币研发。

此外,央行旗下金融科技公司“成方金融科技有限公司”于7月30日正式成立。据天眼查显示,注册地为北京市西城区,注册资本为200780万人民币,由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中国人民银行清算总中心以及央行全资控股的中国金币总公司、中国金融电子化公司、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共五家央行系公司出资建立,法定代表人为张永福。

DC/EP 如何“于变局中开新局”?

成方金融科技有限公司股权穿透图。数据来源:天眼查

业内分析人士认为,成立“成方金融科技有限公司”是央行推进DC/EP工作与央行数字化转型的重要一步,表明DC/EP正在加快落地步伐。

为经济新变局探路

最近,最热门的经济词汇非“经济内循环”莫属,这将构成我国未来经济发展的基本盘。

分析人士认为,目前全球经济不理想,尤其是在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之后,全球贸易紧张局势加剧以及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升级等多重因素作用下,全球经济发展变得更加脆弱了。为此,我国提出“经济内循环”,其实是一种经济形势的变轨。

前不久,工银国际经济学家程实和钱智俊撰文《DCEP:经济“内循环”的未来加速器》中提到,疫情时代全球货币政策已陷入多重困境,如何加力支撑“内循环”成为各国难题,DC/EP的发展有望从新角度提供解题之钥。

他们认为,一方面,以DC/EP为支点,货币政策的数字化升级有望拓展政策空间,提高政策直达性;另一方面,DC/EP有助于对外形成人民币的“电子货币区”,对内深入“内循环”的短板领域,由此抵减外部政策干扰,保持政策独立性与内生性。

上述分析人士认为,作为构建经济新秩序的重要基石,DC/EP在数字经济时代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其一,CBDC作为法币发展的趋势,DC/EP有利于促进人民币国际化;其二, 随着CBDC竞赛的不断展开,各国CBDC研发道路也不尽相同,中国央行基于自身国情的的考量,给DC/EP赋予了不同的使命和特征。

早在2016年,时任中国人民银行科技司副司长兼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筹备组组长的姚前在《中国金融》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名为《中国法定数字货币原型构想》的论文。他在该论文中称,中国央行数字货币系统框架的核心要素为“一币,两库,三中心”。其中,“一币”指央行数字货币,“两库”指数字货币发行库和数字货币银行库,“三中心”指认证中心、登记中心与大数据发行中心。

在BIS的报告中,他们展示了三个有名的CBDC零售项目,即中国人民银行的DC/EP项目、瑞典央行的电子克朗以及加拿大央行作为应急计划在CBDC上的工作。

BIS认为,DC/EP将成为M0的补充,是一个零售型的央行数字货币,且并不打算完全取代实物现金。报告强调,鉴于现有的信息技术基础设施、处理能力和中介机构的合格员工,这种方法可防止风险集中在中央银行、现有金融机构的非中介化以及资源的重复或浪费。

DC/EP 如何“于变局中开新局”?

DC/EP设计特征。数据来源:BIS报告

当前,在数字经济发展的驱动下,多国央行正在积极推动CBDC。不过,The Block一份研究报告指出,虽然全球范围内有可能在五年内全面实施项目并发行数字货币的央行屈指可数。鉴于此,不少业内人士认为,DC/EP有望在引领全球CBDC浪潮中为世界贡献中国方案。

本文来自核财经,本文观点不代表格时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编辑删除。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